[同人][夢百][摩爾泰中心][過去]

過去

*摩爾泰中心

*奇爾哥早期未變故時期的故事

奇爾哥,夾在毒藥四大國之間的小國,因著地理優勢與肥沃的土質很適合培養有毒植物。

而奇爾哥王室歷代以來皆是夾在毒藥四大國之間角力的棋子,弱小的國家如果沒有利用價值會直接被併吞的,因此作為國營企業的毒藥買賣,奇爾哥歷代一開始的不得已到後來拿到好處而甘之如飴。

退一步說,提供利用價值、手上又握著毒藥四大國所需的籌碼,這既能獲得利益又能避免自己腹背受敵,何樂而不為?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奇爾哥王室漸漸失去了危機感。

奇爾哥利用的是不知何時會被打破的恐怖平衡,就像在走鋼索般,但奇爾哥王室卻因為大量的收益而利慾薰心,忘了自己的國究竟是處於何種客觀狀態。

一名少年從城堡花園中跑向溫室,一個不小心撞著了一名青年。

「大哥,抱歉。但我急著去溫室裡培養父王母后喜歡的花草。」

青年摸摸少年的頭,道:「不要緊的,倒是你,不要太累著自己。」

少年名叫威爾加,是奇爾哥王室的三王子,而青年名叫摩爾泰,是奇爾哥王室的第一王子。

看著威爾加樂呵呵的往溫室前進,摩爾泰面色嚴肅了起來。

在摩爾泰前往謁見大廳的路上,他一路看著朝臣美滋滋的討論著毒藥的收益,摩爾泰不禁開始著急了起來。

好不容易獲得謁見的許可,摩爾泰先向國王行了禮。

「兒臣參見父王。」

「免禮。」國王坐在王座上,王座之前的桌上是成堆的卷宗,國王從卷宗之間瞥了摩爾泰一眼,道:「如果你為的是解毒劑而來,不必多費口舌。」

摩爾泰直起身體,道:「父王,最近威爾加種植的毒草是您的授意嗎?」

「整個國家的機密還是握在自己人手裡較為穩當,」國王道:「怎麼了?這毒藥四大國都需要的國寶何時入的了滿腦子解毒劑的你的眼?」

摩爾泰重新跪下來,道:「請容兒臣分析現在的國際情勢。」

「解毒劑會使得我國國寶的價值下降,這你不是不知道,但若事情牽涉到你所謂的國際情勢,」國王挺有興趣的喔了一聲,道:「孤倒想聽聽你能有甚麼見解。」

摩爾泰跪著一口氣說完了,奇爾哥其實只是處於一個恐怖平衡之下的棋子,而所謂的國寶也不過是毒藥四大國垂涎三尺的標的物,只要一向不睦的四大國達成共識攻打奇爾哥,那個奇爾哥到時候也不得不交出國寶,成為被併吞的標的。

因此若真有這麼一天,輸出解毒劑必定會成為奇爾哥的另一條出路。

一直以來,奇爾哥依賴毒藥四大國太多,與之繼續繼續交易毒藥和與虎謀皮無異,是時候另尋盟友了。

「一派胡言!姑且不說那毒藥四大國聯合起來攻打奇爾哥的可能性,若是真打了,你想會如何?」國王冷笑道:「奇爾哥歷代之所以安然無恙,就是因為毒藥四大國之間的內鬨與奇爾哥被打下來之後的歸屬問題,我國國寶,只有我國土壤才能培育,你先回答我到時候毒藥四大國要怎麼分贓這片土地?」

「這…兒臣不知。」

國王斬釘截鐵地道:「肯定不會有那麼一天,孤還以為你能有甚麼好理由能說服孤,但終究不過如此。」

「退下吧。回去好好閉門思過。」

國王一句閉門思過,讓摩爾泰的處境很是難堪,他既無力伸手朝廷停下向毒藥四大國獅子大開口的動作,也無力再繼續研發解毒劑。

目光短淺的國王與朝廷,迎來了史無前例的災難。

就在摩爾泰閉門思過期間,毒藥四大國達成了百年難得一見的共識,既然奇爾哥想用兩面手法在毒藥四大國之間周旋,甚至獅子大開口,那麼只要讓該國國寶不復存在,那就可以除去毒藥四大國的隱患了。

摩爾泰解除禁足之後,一切的一切都變了樣。

奇爾哥邊境,已經出現了毒藥四大國的軍隊。

奇爾哥一下子失去了三座城池。

失去的城池數量還在增加當中,毒藥四大國以雷霆之勢進軍奇爾哥。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六神無主的國王癱坐在謁見大廳裡再也無心戰報與軍情。

為了保住奇爾哥,眼下的選項,只剩下一個了。

「派遣使者向毒藥四大國說明,我奇爾哥願意成為他們的附屬,並且無條件提供我國國寶。」

國王不顧著朝臣阻止,道:「若不是我們利慾薰心,太過倚重國寶,也不至於會落得今天這步田地。」

「摩爾泰你過來。」

謁見大廳內,國王老淚縱衡的道:「萬一談判失敗,奇爾哥的後續就拜託你了。」

謁見大廳之內,摩爾泰望向父親的目光是冷峻的,他實在無法在這時候對這樣臨死才看清一切並賠上一切的國王有任何一絲同情。

「摩爾泰領命。」摩爾泰只是淡淡地應答。

身為奇爾哥王室,他們沒有任何一個跑的了。

其中也包含了摩爾泰摯愛的三名弟弟。

談判不出所料的失敗了,毒藥四大國的軍隊已經進入首都。

為了一開始的目的:摧毀奇爾哥國寶,毒藥四大國將所有的大人都殺掉了。

所有可知道藥理與毒理的人皆不復存在。

搜宮當天,摩爾泰抱著多羅列、尼洛、威爾加在謁見大廳內等待死亡。

國王與王后早已因為出門親自求和而被殺死,整個奇爾哥已經是群龍無首的狀態了。

憎恨的苗芽由摩爾泰心裡悄悄誕生。

他恨的並不是毒藥四大國,而是利慾薰心又怎麼都勸不聽的所有朝臣與國王,事到臨頭才知道自己在與虎謀皮,並每個都恬不知恥的用任何代價向敵國求和。

奇爾哥所有的情報都被出賣了,但沒有一個賣了情報的人是活著的。

謁見大廳的大門很快地被打開了,凌亂的腳步聲與帶著血氣刀劍已經橫在摩爾泰四人面前。

「你就是著手研發解毒劑的摩爾泰?」

安拜戴爾的女王親自領軍,她身旁跟著莫爾凡、法戴爾特、戴洛索多的國王。

摩爾泰安撫了三名弟弟後,在四大國負責人面前低下頭。

「是的。」

「為何著手研發解毒劑?」法戴爾特的國王問道。

摩爾泰抬起頭,不顧眾多刀劍出鞘的聲音,他直起身體道:「因為我早就預料到了這個情況,我想要趁著還可以力挽狂瀾的時候脫離毒藥四國。」

安拜戴爾的女王道:「很正確的判斷,比起你只知道求饒的父親與母親好太多了。」

莫爾凡的國王道:「我們可以放過你,但唯獨威爾加王子不行。因為他掌握了毒草的秘密。」

威爾加聽到自己被點名,他立即道:「甚麼毒草啊?那些只是父王母后喜歡的花卉而已啊!」

摩爾泰首次出現了焦急的神情,他道:「威爾加是真不知情。」

戴洛索多的國王道:「才七歲的王子,能掌握甚麼秘密?說不定是被連哄帶騙去種植那些東西的。」

四名首領就這麼原地討論起來該怎麼處置奇爾哥餘孽,他們最後離開了。

留下不知所措的摩爾泰四人。

「大人是邪惡的,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毀了整個國家。」

摩爾泰並沒有遵循父親的要求復興奇爾哥,他反而把這裡建造成只有小孩的國度。

因為唯有小孩,才不會背叛別人、出賣別人,甚至欺凌別人。

只要保持著小孩的樣子,做著無止盡的夢,就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