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霍普→自創女主←萊特][畸戀(番外)]

番外

*骨科3p肉

陽光從落地窗外灑落,照亮了大床上的兩男一女。

德蜜特側睡著,昨夜明明是牽著手入睡的,但不知為何,早上醒來時,她的雙手纏上了霍普的手臂,整個人像無尾熊一樣巴在霍普身上。

從下半夜開始,平躺著的霍普就已經無法睡覺了,要知道自己喜歡的女子就毫無防備的睡在身邊,正常男人都無法自處,何況是對德蜜特相當熱情的霍普了。

萊特也是,出於吃醋,他幾乎整晚是看著德蜜特抱著霍普的。

德蜜特習慣側睡,她入睡後先是翻到萊特身旁,後來又翻到霍普旁邊,像是在抓抱枕一樣把霍普當作抱枕睡了。

天色亮了起來,德蜜特也慢慢睜開惺忪的睡眼。

映入眼簾的,是霍普寵愛的眼神。

「霍普哥…早…」

德蜜特發現自己久遠以前還在原來的世界抱抱枕睡覺的習慣不小心原形畢露了,她現在整個人貼在霍普身上,她心虛的要離開之際,被霍普按住後腦勺來了個深吻。

霍普翻身把德蜜特壓在床上,不顧德蜜特推拒,撬開唇關就是一陣熱情的纏綿。

德蜜特被吻七暈八素的,彼此的氣息都噴灑在臉上,提升了熱度。

霍普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撿回了理智讓德蜜特呼吸,卻被那俏紅的臉擄獲了心神。

湛藍的眼中,充滿著詫異卻甜蜜的情緒,也許是對霍普掠奪似的吻感到不舒服,那雙眼中閃著怯怕的光,而因生理性缺氧的臉紅噗噗的,配上還殘留一點水光的唇,德蜜特顯得誘人非常。

「對不起,讓你感到害怕了。」霍普道了歉後從德蜜特身上退開。

德蜜特賭氣似的翻身側身看向萊特,不料萊特卻把這視為一種邀請,萊特也吻向了德蜜特。

「萊….唔──」

萊特的吻帶著憐惜與柔情,留有相當多的餘地,不似霍普單方面的掠奪行為,被這麼溫柔的吻著,德蜜特開始放鬆了身心,也開始悄悄地回應萊特的吻。

「萊特哥….」

萊特似笑非笑的道:「我好高興,德蜜特在回應我呢。」

見萊特的眸光越發深沉,德蜜特再傻也知道床上這兩個男人即將變身成野獸,所以她先一步逃下床,故作輕鬆的道:「昨天沒洗澡呢!我先去洗,哥哥們就先冷靜一下吧!」

德蜜特的手臂被萊特捉住了。

「一起洗吧!」萊特笑的人畜無害,他道:「德蜜特妹妹你真的不行啊,男人對於剛洗完澡的心愛的女性最沒抵抗力了,你說,你安的是甚麼心?」

「我才沒有!」德蜜特拍掉萊特的手極力否認。

霍普壞笑道:「迴天的繪本不是說了嗎,一起洗澡可以增進感情,我們現在也想跟你聯絡感情啊。」

最終,德蜜特沒能逃過兩頭狼的脅持,一左一右的被拉進浴室裡。

霍普現在是青年的樣子,他大方地脫了外衣露出精實的上身,萊特也不遑多讓的露出稍微消瘦一點的身軀。

「妹妹,你要自己脫,還是我們幫你?」萊特朝霍普使眼色。

「我!」德蜜特羞憤難當,隱約想起童年時期,自己真與哥哥們坦誠相見並互相刷背。

眼下完全不是這個溫馨狀況德蜜特明白,但就是不知道為甚麼,自己難以拒絕哥哥們的要求。

所謂的風水輪流轉,就是這個意思吧?

德蜜特有些自暴自棄,她背過身,自行解了連身裙背後的拉鍊。

黑裙像是瀑布一樣一瀉千里,從雪白的雙肩落到地上也不過三秒鐘。

德蜜特轉過頭去看,果真就見到兩頭狼飢腸轆轆的眼神。

「我先去放熱水。」萊特看向霍普後,按下了超大按摩浴缸的水龍頭。

一時之間,蒸氣氤氳。

霍普直接脫了褲子,對德蜜特道:「都脫了吧?不然怎麼洗澡?」

只見德蜜特雙頰微紅,湛藍的雙眼猶疑著,她小小的做了掙扎,最後還是單手把背後的內衣扣環解開。

內衣可憐的掛在德蜜特胸前,只要動手去掀,那對酥胸便會暴露在空氣之中。

霍普上前去,在德蜜特頰上一吻,柔聲問道:「我可以幫你脫掉嗎?」

德蜜特湛藍的雙眼可憐巴巴的看著霍普那隱忍著情慾的眼,她想喊停,但她最後還是微幅點了頭。

黑色的胸罩被輕輕扯下後,霍普並沒有在那對雙乳上多做文章,而是兩指扣向黑色蕾絲內褲的褲頭,快速的退下內褲。

「德蜜特,你真的好可愛…」

霍普在重新吻上德蜜特的時候,溫熱的水被潑了過來,是萊特拿著花灑提醒兩人過來先洗乾淨。

被打擾的霍普也不氣惱,因為他知道有萊特這個鬼點子特別多的大哥在,德蜜特早上是跑不掉了。

而如果讓德蜜特太過害羞導致怒氣爆發,就會像昨晚一樣,煮熟的鴨子在旁邊卻連吃都不能吃。

「不要突然潑水啦!萊特哥!」

萊特哈哈大笑,他不但不聽反而拿著花灑把德蜜特全身淋濕。

德蜜特搶過花灑,也把萊特從頭到腳淋了一遍。

霍普的笑意從嘴角溜出,他們,真的回到了從前。

德蜜特經萊特這樣一鬧,總算不再那麼尷尬了,她大大方方地擠了沐浴乳就在萊特與霍普的目光下洗淨自己的身體。

雖然沒有特意挑逗,但萊特與霍普不由得想當德蜜特雙手所到之處滑過的泡沫,泡沫邪惡的往下流,帶動著視線集中到軀幹的底部──那被黑色毛髮遮住的下體。

德蜜特有些害羞又有些生氣,那兩頭狼只顧著看,說好的一起洗澡呢!?

但她又沒有勇氣去主動幫萊特與霍普洗澡。

「我洗完了,先去浴缸了。」

德蜜特淡淡地甩下這句話泡進了浴缸中。

德蜜特背朝上,趴在浴缸邊緣的她按下了按摩浴缸的按鈕,道:「你們在不洗浴缸就我一人獨占!」

萊特笑的深沉,霍普也同樣眸色深沉,兩人快速洗完之後,一左一右擠入浴缸中。

浴缸很大,就算有三個成人在裡面也不算太擠,按摩浴缸的泡泡恰到好處的遮住德蜜特的雙乳以下,萊特與霍普的呼吸都很沉,兩人似乎不能再承受更多刺激而不做些甚麼了。

德蜜特也知道,這兩頭狼只是在體貼自己,為了不要嚇到自己,然而她也不是單純的童真了,所以她主動靠近萊特,在萊特頰上一吻。

這就像個引爆炸彈的引信,萊特與德蜜特深吻的同時,不斷的輕撫著德蜜特的身體。

霍普在一邊也沒閒著,他同樣撫著德蜜特的身體,要這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綻放在指掌間。

德蜜特的眼睛被萊特遮住,只聞萊特道:「德蜜特你說,哪個哥哥的撫觸讓你最舒服?」

霍普在這個問題之後,配合著萊特只用一隻手,兩人一左一右在那輕顫的乳尖輕攏慢撚。

悅耳的呻吟聲從德蜜特口中洩出,在回聲很大的浴室裡,顯得淫糜非常。

德蜜特雙腿緊緊夾起並打著顫,她的雙腿摩擦著,似是不滿足於只有這樣針對乳尖的撫觸。

此時霍普邪魅的聲音傳來:「要我們做什麼要自己說喔,否則我們可是不知道的。」

「嗚….兩個哥哥都好壞…」

在霍普的提醒下,德蜜特抱怨了聲,她道:「希望可以摸摸其他地方,上面太敏感了、哈──」

霍普與萊特兩個人交換眼神後同時吻上德蜜特的乳尖,輕輕地用舌頭去刺激,兩個人四隻手,用一模一樣的動作分開德蜜特的腿,在其上摩娑著。

腿根的撫觸很是煽情,德蜜特被兩人撫摸得連坐都坐不住了。

萊特與霍普對視一眼,霍普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德蜜特抱離浴缸,萊特用大浴巾裹住德蜜特,兩人將德蜜特帶離浴室。

「我自己可以擦…嚶──」

萊特仔細又煽情的擦拭德蜜特的身軀,毛巾些微的顆粒感在德蜜特已然動情的此刻,算是很刺激的情趣玩具。

霍普吻住德蜜特,把呻吟聲吞吃入腹,不讓太可愛的聲音被萊特聽到。

霍普單手分開德蜜特又不乖夾緊的雙腿,發現底部一片溼滑。

霍普想要放一根手指進去,然而卻被德蜜特強烈阻止。

「我會怕…」

見德蜜特的臉色有些白,而且是真的很強烈的抗拒,萊特問道:「你在之前的世界有過不好的經驗?」

德蜜特點了頭,道:「因為對方很粗暴,最後還害我受傷…所以我對手指不行…。」

見德蜜特小臉剎白,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霍普與萊特都起了憐香惜玉之情。

「乖,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有不舒服隨時告訴我們,我們可以隨時停止。」霍普道。

「大哥,換下位置,你負責安撫德蜜特,她比較喜歡你的親吻。」

「你不要太激動傷到德蜜特喔!否則我饒不了你!」

萊特與霍普換位置的時候警告了下霍普。

「霍普哥怎麼知道…..」德蜜特疑問。

霍普就道:「今天早上萊特沒有幫忙收拾的話,我們大概會被你鎖在房門外。」

「萊特比較擅長忍耐,但是我忍耐不了,所以交給萊特來安撫你的話會是最好的選項。」

說完,霍普沾著花穴外濕滑的體液,緩緩的,深入一指。

萊特在此期間吻著德蜜特的唇,舌頭安撫似的交纏著,他摸摸德蜜特的腰側,他另一隻空出來的手被德蜜特握緊了。

強大的握力讓萊特知道德蜜特有多緊張。

「沒事的。」萊特的聲音像是一曲清蕭,魔幻的拂去德蜜特的不安。

「還可以嗎?」霍普已經進入了完整的一指。

萊特衝著霍普搖頭,他抱著德蜜特,一邊輕輕拍著德蜜特的頭,一邊輕輕柔著德蜜特單邊的乳房。

「嗚…」

德蜜特發出嗚咽聲,緊縮穴口的同時,些許體液被擠了出來。

「霍普哥,請你慢慢地…嚶──」

德蜜特因著萊特與霍普的憐惜而情動萬分,她甚至主動挺臀配合著霍普的手指。

霍普與萊特對視一眼,霍普通知了聲,緩緩地進入第二指。

「啊─、」

德蜜特即使有心理準備仍覺得下體很漲,她向霍普反映,霍普則是舔上了裸露在外的豆子,欲要讓德蜜特更加適應。

「那裏、不能舔啊!哈、嚶──」

一會兒過後,霍普感覺到穴肉不再排擠他的手指了,而是緊緊的吸吮著他。

所以霍普稍微放了點力在穴裡抽插,不意外的迎來德蜜特的第一次高潮。

德蜜特還沒回過神,霍普便用分身沾了些許穴口的體液,在萊特的默許下緩緩地進入德蜜特。

「啊──霍普哥、太大了….」

德蜜特被萊特懲罰似的咬著舌頭,處罰似的交纏把德蜜特能說的、能變相誇獎的都化作氣音。

霍普喘著粗氣,問道:「德蜜特,你還可以嗎?」

德蜜特才剛被萊特放開,她也喘著粗氣,上下起伏的胸口帶動乳尖輕輕顫動,嘴角屬於萊特與她的津液讓霍普很是吃味,但現在正在佔有德蜜特的是霍普自己,所以霍普也沒抱怨甚麼。

穴肉一樣由推擠轉為纏綿,德蜜特的身體變化很好懂,然而霍普還是希望德蜜特自己說出來。

於是霍普故意往後撤了一些,道:「如果不行的話還是到此為止了。」

「嗚…」德蜜特又發出了嗚咽聲,她氣道:「你們明明都知道、還硬要我說!」

萊特在德蜜特臉頰上吻了一口,道:「德蜜特你得坦承點啊!這樣我跟霍普才知道怎麼取悅你。」

「請哥哥、進入我,在裡面動一動、啊─」

獲得許可後的霍普再也忍不住了,他固定住德蜜特的腰快速的抽插著,引的德蜜特呻吟連連。

德蜜特被刺激的連淚都飆出來了,一旁萊特輕輕的吻去德蜜特臉上的淚。

「萊特哥….、讓我給你些忍耐的獎勵吧!」德蜜特好不容易才把話說完。

德蜜特先讓霍普停下,再由後方進入她,德蜜特自己則趴在萊特跨邊。

「德蜜特!你不用這樣子!」知道德蜜特想做什麼之後,萊特趕緊阻止。

「我希望萊特哥也不要忍耐了。所以就讓我服務萊特哥吧。」

德蜜特的氣息全吐在萊特的分身上,萊特顫著身體,他完全無法反抗誘惑。

德蜜特的後方,霍普開始了攻城掠地,德蜜特前方,德蜜特伸出舌頭先是在萊特的肉棒上舔了舔。

肉棒興奮的清顫,但讓萊特不滿的是,德蜜特的喘息甚至有點崩壞卻淫糜全是因為後面的霍普造成的,所以萊特在德蜜特小口的吞下自己的肉棒之時,不管不顧的用力往上頂。

德蜜特有些吃力地按住萊特的腿跟,過深的口交讓德蜜特難以呼吸,嘴角的津液自然無法顧及的往下流。

後方的進攻的霍普突然頂到一點,讓德蜜特全身都縮了下,連著在德蜜特口腔內的萊特也感到一陣精關難守。

「是這裡嗎?」

霍普對於德蜜特幫萊特服務這點感到吃味,因為是妹妹自己主動提出的,這跟自己佔領妹妹的身體的感覺完全不同,也因此,霍普的進攻越發狂野,他生猛的在同一個點上進攻。

此時德蜜特已經無法主動吞吐萊特的分身了,因著敏感點被找到,她全身不受控制的顫抖,只能任人擺布。

「啊─、萊、特哥,用我的嘴巴、沒關係、哈──」

萊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這麼沒有自制力。

他理應讓德蜜特休息的,但他卻捧起德蜜特的臉,在那大張的小嘴中抽插著。

凌亂的氣息與呻吟聲在嘴裡顫動,萊特對上霍普挑釁的目光,霍普的意思很明顯,誰先去了誰就輸了。

但囂張沒有落魄的久,德蜜特在兩人的攻略下先行丟了身子,在強烈的刺激下,兩人也同時在德蜜特體內噴發。

幫德蜜特整理完的時候,霍普與萊特無奈的笑道:「看來又是不分勝負呢!」

此時的德蜜特已經昏睡過去,她無意識地抓住躺在左邊的霍普,腳都自己跨上去了。

「這睡相真的得改改了。她到底是怎麼養成這睡相的?」霍普雖然困擾,卻笑得很是寵溺。

萊特道:「我覺得我們為了公平起見,左邊也得輪流換人!」

霍普不服輸的道:「誰上誰下也是!得輪流!」

「不要在人家睡覺的時候吵架啦!」德蜜特睜開惺忪的睡眼,道:「就照著你們的意思,昨晚我抱著霍普哥,所以早上換萊特哥,不要再吵了啦!」

德蜜特老大不客氣地貼到萊特身上。

兩兄弟無奈的相視而笑,不管怎麼樣,還是妹妹一發話,兩人全都沒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