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霍普→自創女主←萊特][畸戀(正篇完)]

畸戀

*特洛伊梅雅骨科

*霍普→自創女主←萊特

*時間線:第一部第十二章,如果霍普獲救沒死

黑色的衣衫正被鮮血溽濕,一名身著白衣的青年一把將刀刃刺向黑衣青年。

而那名黑衣青年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白衣青年。

「結束一切吧!已經夠了。」白衣青年笑得蒼白,他道:「對不起,因為你的保護,所以我什麼都不懂,也正因為你甚麼都幫我扛起來,所以我才有那個餘裕相信光的存在,

「但是,已經夠了。正因為你是我們之中最溫柔的人,所以你才會扭曲至此。我會陪你一起上路的,霍普。」

白衣青年萊特的語氣中透著絕望,他道:「原來你的絕望這麼深沉,居然到了足以毀滅夢世界的地步。」

霍普因為失去力氣,已經無法用術法去維持自己青年的樣貌,現在的他,是一名年約三十歲的男子。

「一起走向終焉吧,萊…」

在霍普說出萊特的名字之前,萊特對眼前不知所措的妹妹德蜜特道:「對不起啊,我們又得丟下你了。」

德蜜特白皙的臉龐上佈滿了淚,她一直重複地說著,「不要」。

德蜜特把視線移向倒在地上、被奪走夢想的夥伴們,再看看兩名兄長,一股絕望感油然而生。

什麼,都要失去了。

到最後只會剩下自己一個人。

但是、但是….

德蜜特看向黑暗的天空,由食夢魔構成的詭譎的紫雲正在閃爍著,她開始懷疑自己一路以來的旅途,究竟是為了什麼。

到最後,連一直支持著自己的兄長萊特都絕望了。

但她倏地想起,旅途上一路以來的光芒,那些活生生的人們。

說實在的,失去一切的現在,她大可陷入絕望,但她還是選擇想起了光。

或許正如萊特所說,大家幫她分擔了太多,所以她依然有餘裕可以相信光的存在。

一路以來,自己到底是為了甚麼?

說是為了世界也太過虛無縹緲,但德蜜特只是想著,至少,要讓眼前的人們充滿幸福與歡笑。

幸福與歡笑不會憑空誕生,但只要希望尚在,幸福與歡笑就可以被產生。

「我選擇相信、選擇保護所有的人!夢王的戒指啊!如果你聽的到我的召喚,請你…務必拯救所有人!」

「哥哥與霍普哥哥、還有大家!我願意相信你們!我願意相信光的存在!」

剎那間,德蜜特胸前的戒指光芒大盛,刺穿了天空中的黑暗。

旅伴們在光芒中一一甦醒了。

「如果哥哥的絕望足以毀滅世界,那我的覺悟便能拯救世界!」德蜜特用力地握住夢王的戒指,道:「我可不是抱著隨隨便便的心情走到這裡!哥哥與霍普哥哥、還有大家,我都要拯救!我要…大家一起活在沒有悲傷的世界!」

「說得好!」安維揮起大劍劈斬食夢魔,道:「我們大家都是站在你這邊的!大家一起創造幸福吧!」

「真是的,為甚麼每次帥氣的台詞都要被安維搶走。」希納達一手抱著小桃、一手攻擊著食夢魔。

白葉展開他的弓,道:「別抱怨了,趕緊的消滅這些東西!」

路克道:「誠如德蜜特小姐所說,我們可不是抱著隨隨便便的覺悟到這邊的!我們會全力消滅這些食夢魔!」

梅迪揮灑著畫筆擊退食夢魔,一邊陶醉的道:「這番發言真是漂亮的藝術啊!可惜我現在不能為這番話畫上一幅素描!」

「…吵死了!」卡伊里雙槍在手,一邊打擊食夢魔一邊幫夥伴們打著掩護。

萊特看著眼前的光,不禁潸然淚下,曾幾何時,一直教育著德蜜特不能放棄的自己,居然在最後一刻放棄了。

霍普沉默地看著眼前的光,自己放出的食夢魔正一點一點的被消滅,德蜜特那邊,誠如她說,她的覺悟可不是隨隨便便的。

長時間釋放夢之力應該會大幅削弱體力才對,但德蜜特的依然站的挺直無比,夢之力的光芒越來越強烈了。

許久之後,霍普釋放的食夢魔一點都不剩了。

「結束了嗎?」

希納達喃喃自語著,他首先倒在地上,接著是紫雨、路克、梅迪、卡伊里、安維。

萊特沒有刺中霍普的要害,畢竟萊特不是專業的殺手,如果換成卡伊里來,那麼眾人消滅食夢魔拖的時間足夠霍普失血過多致死了。

特洛伊梅亞城內,霍普正接受從瑟伊特斯趕來的賽拉斯的治療。

在賽拉斯專業的治療下,霍普大約一星期就可以在不做劇烈運動的前提自由活動了。

「還好納比….不,萊特有想到直接打點話給賽拉斯,不然以我們自己人的消耗程度都自顧不暇了。」

霍普偌大的房間裡,擠滿了人,不為別的,只為了德蜜特守在霍普床邊。

納比,不,萊特現在依然保有人身,這多虧了霍普不惜代價的翻找特洛伊梅亞的文獻所得到的技術,萊特的夢之力被德蜜特的夢之力所穩固著,目前正穩當的在青年的軀體中活著。

自然了,萊特的名諱也可以自由地被直呼了。

萊特開心的在一旁道:「還是人形的身體好啊!」

「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啊,夢王陛下…」

賽拉斯的稱謂直接被萊特打斷,他道:「我在最後一刻放棄了,現在最有資格被稱為夢王的是德蜜特才對。直接叫我萊特就好了。」

霍普打趣道:「怎麼,還想繼續當納比執事嗎?」

「是啊。」萊特笑得開朗。

「霍普哥,我隱約記得小時候好像曾經…一起游泳過,霍普哥好得差不多了在一起游泳吧!德蜜特笑嘻嘻地道。

被提起這一荏,倒是霍普與萊特的臉色開始不自在起來。

「怎麼了嗎?」德蜜特疑問。

「沒有啊!很好的提議。特洛伊梅亞城內剛好有的游泳池,到時候大家一起來吧!」萊特想打哈哈轉移話題。

霍普也轉移著話題,道:「要是你還有小時候那麼可愛的泳裝就好了。」

這一看就知道有鬼,但德蜜特選擇忽視,誰也沒開口問。

「霍普哥也是!萊特哥也是!都把我當小孩子啊!」德蜜特有點氣呼呼的。

「畢竟你們分別的時候年齡是那樣子啊!」安維安慰道。

「呵呵,真是兄妹情深,有個好結局真的太好了。」白葉上前把德蜜特嘟起的嘴撫平,道:「不過比起兄長,你們好像更像家長呢!」

萊特笑得尷尬,他道:「確實,父王母后一直忙於政務,德蜜特確實我們一手帶大的。」

「不過我現在有資格這樣說了,白葉殿下,還麻煩您別一直對我妹妹動手動腳的。」萊特眼中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

「果然是家長啊!」路克感嘆,他已經不想吐槽梅迪剛剛畫出來的抽象畫了。

霍普對德蜜特道:「謝謝你,你果真是我們的幸福,你重新把希望給了我。」

面對霍普在頭上的輕撫,德蜜特道:「是一路的旅途大家給我的勇氣,所以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公主殿下還是這麼謙虛啊!」萊特道。

「萊特哥現在可以不用這樣講話了吧?」

萊特尷尬地笑了笑,道:「對不起,我一時改不過來。」

一時之間,空氣中充滿了快樂。

德蜜特的提議如願地被實現了,終於在地獄般的泳池清潔後,大家得以換上泳裝享受夏天了。

但萊特與霍普看見德蜜特的泳裝之後卻不是很愉快。

因為在場所有人的眼睛都快要凸出來了。

像是為了宣告自己已經不是小孩一樣,德蜜特穿著十分性感的藍色比基尼,胸前由一顆釦環固定住鏤空下半球的泳裝,下半身更過分了,居然用蝴蝶結裝飾著腰側,看起來像是一拉那結就可以把褲子拉下來一樣。

紫雨不爭氣的流了鼻血。

「真是太令人驚艷了,德蜜特小姐。」路克甚至不敢正眼與德蜜特對視。

「霍普哥怎麼看起來不是很開心?萊特哥也是。」德蜜特疑惑。

「別管了別管了!我們一起下水吧!」希納達利用自己是小孩的優勢,一把牽住德蜜特的手,把人往泳池裡拉。

「等一下──啊、」

德蜜特從水裡浮起來的時候,那一頭黑色長髮緊緊黏貼住後頸的曲線簡直令人想入非非。

「希納達,你不要這麼突然啦!」

「希納達你這死小鬼!」安維下了水後潑了希納達一臉水。

「吵死了,像小孩一樣。」卡伊里穿著原來的衣服,完全沒有要下水的打算,他道:「不過,做為告別派對,還是挺不錯的。」

「別任性!彆扭男孩!我們一起下水吧!」梅迪不管不顧的把卡伊里拉下去,但卡伊里何許人也,身為殺手的他早一步地閃過梅迪,結果落水的只有梅迪一人。

「太大意了!」賽拉斯成功把卡伊里推下水後哈哈大笑。

路克自行下了水,對還在岸上的萊特與霍普問道:「你們不下來嗎?」

「我說!別一直用有色眼光看我妹妹啊!」萊特像是受不了一樣,拿起水槍就是一輪亂射。

歡笑聲四起,在德蜜特的提議下,眾人在泳池中央架起網子,分隊進行水上排球的活動。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隨著夕陽西斜,氣溫也越來越低,再也不適合水上活動了,而眾人也從水中起來開始準備分別前的晚宴了。

鬧哄哄的地點由泳池轉為廚房,大家都下場幫忙準備晚餐所需的菜餚。

霍普一直對德蜜特的旅伴們有所警戒,萊特現在獲得人身,跟霍普是一樣的心情,白癡都看的出來這群男人的心思。

眾人差不多酒飽飯足之後,卡伊里主動提起話題。

「大家在離別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眾人互相眼神交流了一番,大家的眼中都蘊含著強烈的意志。

「為了當上好國王,我必須學習更多才行!」希納達如此道。

紫雨難得語氣堅定地道:「我…我現在一定更有方法可以說服我母后!」

路克道:「我會回到穆詹,與父兄們好好談談的。」

梅迪的語氣很認真,他道:「我也會回到弗雷希安,讓藝術更上一個檔次!」

白葉道:「我會先以照顧父王母后的健康為優先,與此同時,也要好好看看人民是否都笑著。」

賽拉斯道:「我會與米涅瓦一起修復瑟伊特斯快要崩壞的大地。」

安維道:「身為王子,我當然首要的是訓練艾爾斯托利亞的軍隊讓他們能面對任何事情。」

「我會注意不讓夢世界再發生奇怪的事情。」卡伊里回答自己的問題之後,對主位的三人問道:「你們呢?」

德蜜特深吸一口氣,道:「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做甚麼,但我會想辦法讓世界充滿幸福。」

萊特道:「德蜜特,我們支持你。」

霍普也無聲的點了頭。

眾人在月之路開啟後歡笑著離別,雖然與夥伴們分開有些不捨,但德蜜特更期待的是往後與哥哥們生活的日子。

目送著眾人離開,德蜜特的肩上被霍普披了外套,他道:「人都走了,夜也深了,先到室內吧!別著涼了。」

「謝謝霍普哥。」

三人在偌大的特洛伊梅亞皇宮內,一切的一切都空蕩蕩的,在眾人離開後全然沒有生機。

像是看穿了德蜜特的心思,萊特拍拍德蜜特的肩,道:「以後就會熱鬧起來的。畢竟現在有我們了,不是嗎?」

面對萊特的笑容,德蜜特總算一掃臉上的陰霾,道:「是啊。」

眼下三人正在空蕩蕩的正廳,霍普端來花茶道:「睡前喝杯花茶,有助於入眠。」

「嗯,我們三個一起喝吧!」

三人一起飲用花茶之後,霍普與萊特把德蜜特送到房門口,霍普打趣地道:「以前,德蜜特總是會纏著我們要床邊故事呢!」

霍普語氣裡的寵溺已經滿溢出來了。

萊特笑道:「讓我們兩個稍微回味一下童年吧,好嗎,德蜜特?」

「不要老是把我當小孩子啦!」德蜜特雖然不樂意,卻也沒拒絕霍普與萊特進入自己的房間。

德蜜特換上睡衣躺在偌大的床上,霍普與萊特就一左一右坐在床邊。

「對了,」德蜜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在萊特開始說床邊故事之前問道:「為什麼我說要游泳的時候你們的表情這麼尷尬?」

霍普嘆了口氣,道:「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霍普對上萊特的視線後,道:「其實你的記憶有誤,那時候我們是一起洗澡的。」

霍普訴說著德蜜特還太小的年紀,小到不知道男女有別,央求兩個哥哥與她一起洗澡的往事。

時間回到小德蜜特哭著要求小霍普與小萊特一起洗澡的時刻。

「為甚麼不行嘛~浴缸明明這麼大可以一起游泳,為甚麼就不能一起洗澡?哥哥~」小德蜜特哭鬧著。

小萊特很困擾的道:「要游泳我們一起穿泳衣去泳池好不好?不要在浴室啦!你看游泳池比浴缸大多了!」

小德蜜特嘟起嘴巴道:「不是游泳,是洗澡!我從童話書看來的,一起洗澡可以增進感情!所以拜託嘛~~」

小霍普小聲地對小萊特道:「去查查是哪一本,絕對要燒了!」

「現在是燒書的時候嗎?」小萊特頗困擾的回應。

小霍普對小德蜜特道:「但是男生不能跟女生一起洗澡啊!你看哥哥們是男生,妳是女生…」

「所以哥哥們是不喜歡我了嗎?」小德蜜特淚眼汪汪的道。

小霍普與小萊特拿這雙泫然欲泣的藍眼睛最沒輒,兩人眼神交流之後,小霍普只好道:「好,哥哥們答應你一起洗澡,但是絕對不可以告訴父王與母后喔!」

小萊特道:「來勾勾手指約定吧!這是我們三個人之間的秘密。」

事後,由於女僕口風不緊,事情不小心讓國王與皇后知道了,小德蜜特知道兩位哥哥被罰之後趕緊帶著童話書去向父母請罪,這才免了小霍普與小萊特的責罰。

時間回到現在,德蜜特滿臉黑線,她道:「我猜一下,那本繪本是不是湧泉之國迴天的?」

「是啊。」萊特乾笑。

霍普咳了一聲,責備卻寵溺的道:「不問不就不會尷尬了嗎?」

「抱歉。」德蜜特糗到把自己埋在棉被裡。

「霍普哥,」德蜜特在棉被裡道:「你其實不必配合萊特哥的樣子,因為我喜歡原本的霍普哥。」

霍普聞言驚訝了一下,他隨即由青年的模樣轉為男人的模樣。

「謝謝你,德蜜特。你果真是我們的幸福。」霍普略為深沉的聲線讓德蜜特感覺到這似乎有言外之意,但她卻選擇不去思考。

「哥哥太誇張了啦!」

德蜜特在棉被裡軟糯的聲音令人很是心蕩神馳,萊特與霍普互相注視著,身為雙胞胎的他們立即明白彼此所想。

「我們先出去了,德蜜特你好好睡,晚安。」

萊特的聲音自頭頂傳來,德蜜特從棉被裡露出那對湛藍的眼睛,道:「哥哥們晚安。」

萊特與霍普從德蜜特的房間走遠後,萊特對霍普道:「我們兩個還真是沒藥救了呢!連親妹妹都…」

面對萊特的苦笑,霍普反而更能直面那禁忌的愛戀,他道:「或許,錯就錯在小時候一起洗澡的時候吧,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就怪怪的了。」

「德蜜特那時候才幾歲?錯不在她。而是我們自己擅自自作多情。」萊特道。

「三個人一起幸福的生活,有什麼不可以嗎?難道這世界欠我們的不夠多嗎?」霍普強硬的道:「你我都一樣,我們都不想德蜜特被任何男子奪走,那這樣不如我們自己…」

「夠了!」萊特打亂了霍普的話,道:「這是不對的!」

「既然你想退出的話…」

「我才不會放任你這樣子!她可是親妹妹啊!」萊特激動地道:「霍普,我知道多年的心理折磨已經讓你什麼都看不清楚了,但是,唯獨這一點,我絕對不會讓步!」

霍普抬起萊特的臉,道:「既然是不對的,你對我訓話為甚麼不看著我的眼睛?你自己也在動搖吧?」

「我…」萊特氣結,他揮開霍普的手,這不是因為霍普無法溝通,而是他在心虛。

寧靜的午夜中,隨著氣氛劍拔弩張,外面的蟲鳴已經遠去,剩下的是可以被聽見的呼吸聲。

然而就在這呼吸聲中,有一個突兀的腳步聲。

霍普與萊特往那方向看去,是德蜜特藏在羅馬柱後面。

「…原來哥哥們對我是這樣的感情啊。」穿著睡衣的德蜜特笑道。

羅馬柱的陰影讓霍普與萊特看不清楚德蜜特的表情。

「聽我解釋,德蜜特,不是這樣的!」

萊特想亡羊補牢的時候,德蜜特提高了音量打斷了萊特的話。

「哥哥們的心意…」德蜜特深吸了口氣,道:「我早就知道了。」

「就算沒有以前的記憶,這些日子我看著哥哥們看我的眼神也能明白。」德蜜特從羅馬柱後面出來,她是哭著的,她道:「可是,我真的不能跟哥哥們在一起啊!我不想傷你們的心…但是…」

「只因為這是違背倫常的事情嗎?」霍普站在原地,靜靜地問道。

「這…」德蜜特迴避著霍普投來的視線,道:「是的。」

霍普走近德蜜特,在她跟前停了下來,問道:「那你的心是怎麼想的呢?」

「我…!」

霍普無奈地撫著德蜜特的頭,道:「真是好懂啊,跟以前一樣一點也沒變。」

萊特接口道:「因為在乎所以傷心,所以你才會流淚,如果你對我們沒有感情,那大可直接了當地拒絕,你甚至不會哭…但你…」

德蜜特不管不顧的甩著頭,尖叫道:「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為甚麼你們要這樣子啊?萊特哥,你剛剛不是還說…」

萊特歉然道:「對不起,我無法忽視自己的心。」

正當霍普伸手要擦拭德蜜特的淚,德蜜特一把甩開霍普的手,飛奔回自己的房間。

沉重的房門在夜晚被甩上的聲音特別的響。

撕心裂肺的夜過去之後,太陽依舊要升起。

也許是早就知道不能像以前一樣共進早餐了,霍普早早的把食物盛在托盤上,放在德蜜特的房門前。

他只是敲了敲門後立即離開。

房內的德蜜特早早的就聽見敲門聲了,但她並不想見到萊特或者霍普,所以她在房間裡掙扎了很久,終於鼓起勇氣開門的時候,她只看見地上的托盤。

她稍微愣了下,不知該感謝兩位哥哥給的空間還是該因為他們主動退開而感到失落。

德蜜特默默地吃完早餐,往廚房走去欲要洗碗,走廊上,就見到萊特也往廚房走去。

「萊特哥早。」

德蜜特打了招呼,兩人沉默著走進廚房,萊特就道:「你也要洗碗嗎?我來洗吧!」

「不用啦,我可以自己來。」

萊特笑道:「你喔,就是過於獨立了,偶爾給我們添一點麻煩也可以啊!」

萊特十分自然的摸了德蜜特的頭。

德蜜特沒有閃躲,但她的神情十分僵硬。

「萊特哥,你說我們真的能回到童年嗎?」

萊特開了水龍頭,他邊洗碗邊道:「已經回不去了。霍普是、我是、你也是。」

「如果起因…」

「傻瓜,」萊特打斷了德蜜特的話,他把碗放到瀝水槽上,道:「一切的一切早就已經變質了,從一開始就變質了,所以你不必責怪自己。」

德蜜特逃離了廚房。

目送著德蜜特,萊特嘆了口氣,自語道:「麻煩就麻煩在,你也動了情啊,德蜜特。」

德蜜特在偌大的城內漫無目的地奔跑著,她氣喘吁吁的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不能正常呼吸為止。

德蜜特置身偌大的城堡中,卻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特洛伊梅亞的公主在特洛伊梅亞城中迷路了。

德蜜特想想都覺得好笑,於是她笑了起來,但淚水卻不自覺地落了下來。

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動的情?

從霍普獲救開始嗎?

還是,打從三個人重逢就產生了不知名的化學變化?

不知道啊!

什麼都不知道啊!

對兩位哥哥的情意,果真是怎麼樣都無法消除的。

不管是霍普也好、萊特也罷,只要其中一人喊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心就會浮起漣漪。

他們就像是擾亂一池春水的石子,不斷的攪亂層層漣漪,直到那池春水掀起名為愛情的滔天巨浪為止。

愛情!?

德蜜特徹底嚇著了。

德蜜特就這麼在特洛伊梅亞城的一角又哭又笑的,直到霍普與萊特找到她。

德蜜特的房間內,兩男一女正坐在沙發上。

霍普用冰枕隔著毛巾敷著德蜜特紅腫的眼睛,道:「何必那麼為難自己?」

「可是…唯獨這件事…」

萊特嘆道:「德蜜特,我們也知道這不行,但我們都選擇了聆聽自己的聲音,那你呢?」

德蜜特的淚又流了下來,霍普瞪了萊特一眼,道:「這是這種時候該提的事情嗎?」

萊特道:「有時候,面對問題才會是解決問題的起點。無論解決方法是什麼。」

「就算德蜜特答應下來,我們還是決勝負啊,霍普。小時候我們就一直在較勁了,到底誰才是德蜜特最喜歡的人。」

德蜜特一把抓起冰枕往萊特的方向甩,道:「你開甚麼玩笑啊萊特哥!?」

被打的萊特不但不生氣,反而道:「太好了,你總算露出悲傷之外的情緒了。」

德蜜特一怔,直至此刻,她才認真的在想,到底兄妹之間的愛情能否被自己接受,而不是能否被世人接受。

霍普也捕捉到德蜜特的神色變化,他與萊特對視一眼,明白了此刻德蜜特終於開始面對自己的感情。

德蜜特放棄了思想掙扎後,答案呼之欲出。

「我願意與哥哥們在一起,可是…」

「可是什麼?」關進時刻,萊特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德蜜特突然笑了,她道:「其實我小時候常常偷看哥哥們為了我吵架甚至打架,但是因為太可怕了所以都沒敢阻止。你們…得答應我不為了我吵架。」

霍普單手轉過德蜜特的臉,道:「德蜜特你回答我,我們兩個真要選一個你選誰?」

「霍普哥你先放開我。」

「不要逃避問題。」

德蜜特氣呼呼地揮開霍普的手,道:「你看,才剛開始就在吵這件事了。」

「所以才覺得跟你們同時在一起根本不可能。」

萊特牽起德蜜特的手,在德蜜特的手背上一吻,道:「既然答應了,那就一言為定了。」

「來日方長,我們總會有個解法的。」萊特笑的深沉。

「等等,誰答應了?」德蜜特這才發現掉入陷阱,然而已經太遲了。

霍普與萊特相視一笑,霍普道:「德蜜特妹妹還是一樣好騙。」

「等等啊!使詐不算數!」

霍普認真的道:「對你,不用點手段,那事情必須得拖到我們三個人分崩離析為止,與其這樣,不如一開始我與大哥先讓一步。」

德蜜特羞憤地去捶打萊特與霍普,不想卻被兩人一人一隻捉住了手。

「你們兩個騙子要幹嘛!?」

德蜜特被兩人拉到床上,不好的預感驟升。

「霍普,你跟我的想法一樣嗎?」

「哼,廢話。」

德蜜特驚恐的看著霍普變成青年的模樣。

「我們兩個就在床上一決勝負,看誰讓德蜜特最舒服,誰就可以獨佔德蜜特七天!」

「不要亂鬧!你們兩個豬頭!我可沒答應!」

萊特突然停下動作,認真的問了德蜜特道:「你說,你想要我們誰先吻你?」

德蜜特掄起枕頭各往霍普與萊特的方向打,羞憤難當的道:「我要你們兩個通通出去!」

「開什麼玩笑啊!哪有一告白之後就上床的!」

「德蜜特妹妹,有時候你還真是難懂啊。」萊特笑了笑,雖然笑得和煦,但在德蜜特看起來卻像是滿肚子壞水的笑,他道:「我明白了,細水長流。就依照德蜜特妹妹的意思吧。」

萊特說完立即在德蜜特臉頰上一吻。

霍普也吻了德蜜特的另一邊臉頰。

「真是讓人火大,為甚麼我得配合大哥?」霍普嘟囔著。

「你就別抱怨了,如果你不配合硬要德蜜特表態,那我們三人真的就沒機會了。某種程度來說,你也是佔了便宜的。」

萊特自來熟的脫下鞋子之後在德蜜特的床上躺下,道:「來,大哥今天陪你睡覺,保證不會對你做甚麼其他的事。」

「…為什麼我會趕不走你。」德蜜特抱著剛剛掄起來揍人的枕頭,她有些自暴自棄的道:「霍普哥也得在,這樣我才不會被萊特哥夜襲。」

見德蜜特在床中央躺下,萊特與霍普一左一右躺在德蜜特身邊,一人牽起德蜜特一隻手。

「真是令人懷念啊!」霍普摩娑著德蜜特的手掌,道:「小時候我們也曾在花田裡這樣睡著。」

萊特笑道:「某種程度上,我們三人都回去了呢!」

「是啊,我們回到久遠以前的童年了。」德蜜特看著天花板,她幸福的笑了,她又道:「我最喜歡哥哥們了。」

回憶與現實重疊在了一起,萊特與霍普眼眶都泛著淚。

兩人相視一眼,異口同聲地道:「歡迎回來,德蜜特妹妹。」

「嗯,我回來了!」德蜜特握緊了萊特與霍普的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