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道格拉斯X自創女主][危險邊緣(單篇完)]

危險邊緣

*道格拉斯X自創女主

*遲來超久的還願文

*時間線:婚禮ver.月覺之後

*OOC歸我 以上OK可以繼續了

湛藍色的神殿中,一切的一切都是用海水成形的。

踩在地面上,會有種踩在軟毯上的觸感,而神殿兩旁的座椅,也是柔軟的海水組成。

「如果變成珊瑚的話…可不能做這種事呢!」

一道炙熱的氣息吐在德蜜特的臉頰上,德蜜特縮了縮,卻沒有強烈的抗拒。

因為她知道,道格拉斯到底有多擔心她。

時間回到稍早前,在聖‧加百列號上,眾人遇上客船被海盜船搶劫,為了幫助客船,聖‧加百列號也加入了戰局。

而德蜜特為了引開在聖‧加百列號上的敵人,自行跑向船尾往海裡跳去。

道格拉斯也隨後跳入海中欲要救下德蜜特,不料兩人因著海流而被捲入海中。

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傳說中的青之神殿。

炙熱的氣息還噴在臉上,兩人因為海水而潮濕的衣服讓兩人開始失溫。

德蜜特打了個噴嚏,道格拉斯立即停下自己的動作,歉然道:「抱歉,我居然動搖的連現實狀況都不顧了。」

海底的氣溫相當的冷,逼不得已,兩人只好脫下外衣,讓自己剩下貼身衣物。

「傳說中,海之女神與人類騎士相戀並誓言永遠的地方就在這裡,沒想到我們居然被海之女神認可了。」

道格拉斯盡量讓自己目不斜視,他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德蜜特,不讓她受凍,並自嘲的道:「不過,明明是可以舉行結婚儀式的最佳地點,我們卻要落的衣冠不整再海之女神面前發誓,哈哈。」

德蜜特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真的覺得被海之女神救下很好,但我們必須先找到大夥們才對。」

「是啊,他們一定擔心。」道格拉斯從椅子上起身,把自己溼透的大衣披在德蜜特肩上,讓德蜜特看起來不致於太狼狽,他單膝跪下道:「在海之女神的青之神殿面前,我道格拉斯願意發誓永遠愛著你、護著你,跟你一起迎向生命的盡頭。」

德蜜特的手被執起,道格拉斯在其上一吻。

「我也願意永遠守護著道格拉斯!」

德蜜特主動在道德拉斯的額頭上一吻。

「很好,簡單的訂婚儀式就完成了。」道格拉斯笑的調皮,他見德蜜特羞赧的神情,又道:「我答應你,回到陸地上我們立即辦婚禮。」

「好。」德蜜特把手交給道格拉斯,讓道格拉斯拉著她起身。

「你跟在我後面,我不知道出了神殿會有甚麼事情。」道格拉斯謹慎地道。

德蜜特點了頭,道:「你要小心一點。」

兩人在走向出口之際,不約而同的回望青之神殿美麗的樣貌。

些許熱帶魚游過神殿周圍,青之神殿外圍毫無疑問的是在海中。

德蜜特與道德拉斯面面相覷,在陽光稀薄的深海中,就算青之神殿裡有空氣,也不可能靠著那一點空氣直接往上游而忽略水壓。

道格拉斯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在他感到脫力之前,他先行死死的抱住德蜜特。

陽光炎熱的撒向眼簾,在一陣耳鳴中,道格拉斯摀著頭坐了起來,他發現自己正在聖‧加百列號的船艙中。

而那光,正是從窗戶射進來的。

「老大!你終於醒了!我們發現你與公主殿下昏迷在附近的淺灘上,就把你們救回來了。」

聽船員的報告,道格拉斯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在青之神殿所遭遇的一切。

見船員有些支支吾吾的,道格拉斯忍不住追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老大,你有印象你們困在那孤島上多久了嗎?你們怎麼會把衣服燒了取暖啊?」

在船員簡單的腦袋裡,道格拉斯身上明明有刀劍,孤島上有樹不砍,卻硬要燒衣服取暖確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等等再說這個,德蜜特呢?」

船員回應道:「應該是還沒醒,據船醫說,她有一點小發燒。」

「快帶我去看看!」

德蜜特安靜的昏睡在客艙中,她身上穿著的,是簡單的備用衣物。

道格拉斯向船醫問了情況,船醫只道是小發燒,但昏迷的原因不明。

聖‧加百列號在二副與大副的指揮下,停泊在兩人昏迷被救起的孤島旁。

部分船員下船去打獵了,有部分船員留在船上待命。

道格拉斯那件大衣正掛在德蜜特的客艙中。

道格拉斯無暇去船員與船醫好奇卻什麼都不敢問的目光,他上前試圖搖醒德蜜特。

「嗚…」

德蜜特發出小聲的嗚咽,隨後悠悠轉醒。

道格拉斯握緊了德蜜特的手。

「這裡是?」

德蜜特問著道格拉斯,她隨後看見站在一旁的船員與船醫,驚訝地道:「我們是怎麼從青之神殿出來的?」

「青之神殿!?」船員與船醫驚呼。

「我們確實去了青之神殿,可能是海之女神把我們從海底送上來的。」道格拉斯證實了德蜜特的說法。

「那老大甚麼時候辦婚禮啊?」船員有些白目地問了這個問題,他道:「既然愛情已經被海之女神見證,那辦婚禮….」

「瞎操什麼心啊?」道格拉斯往船員頭上一巴,道:「通通出去讓公主殿下好好養病。」

船艙內隨著道格拉斯的逐客令,房間裡只剩下道格拉斯與德蜜特。

德蜜特主動抱緊床邊的道格拉斯,不說話。

道格拉斯摸了摸懷裡德蜜特的頭,柔聲問道:「怎麼了?突然不說話?」

道格拉斯感覺自己身上癢癢的,是德蜜特在他身上吐息,只聞德蜜特道:「沒有,只是覺得有你真好。」

「我也是啊。你是我最珍貴的寶藏。」道格拉斯在德蜜特額頭上一吻。

德蜜特要道格拉斯躺在自己身邊,她汲取著道格拉斯的體溫,笑得很幸福。

道格拉斯輕輕的彈了德蜜特的額頭,道:「真是的,要不是你病著….」

「你天天就想這些東西啊?」

「哪些?」道格拉斯似笑非笑又不懷好意地問。

德蜜特羞赧地往道格拉斯的胸膛上一捶,翻身不理會道格拉斯。

過了一會兒,德蜜特後背傳來一個懷抱的溫度,只聞道格拉斯道:「睡吧,好好休息。」

室內陷入靜默,在這樣舒適的體溫與床被中,德蜜特果真漸漸睡去。

酣甜的夢中,她隱隱夢到自己與道格拉斯的婚禮。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餐時間了,德蜜特肚子餓著呢,與道格拉斯一出船艙門,在孤島的營地上,就見所有船員都喜氣洋洋的。

「老大,大家為了您與公主殿下的歸來設了宴會,兩位這邊請。」

道格拉斯一入座便道:「大家都知道我們去過青之神殿了是嗎?」

「是啊,估計在安秋拉的其他人也知道了。女王陛下已經吩咐籌辦老大與公主殿下的婚禮了。」一名船員接話道。

道格拉斯有點困擾的笑了笑,道:「老媽也真是的。我都不急了她比我還急。」

「好啦,既然是宴會,那就把酒都端上,大家一起乾杯!」道格拉斯豪氣的一聲令下,窖藏上好的白蘭地都端上了桌。

在一片乾杯聲與祝賀聲中,宴會開始了。

酒過三巡之後,興許是酒酣耳熱的關係,德蜜特拉著道格拉斯要道格拉斯一起唱歌。

德蜜特可是唱歌的專門,但道格拉斯只是唱唱船歌可以,並沒有到能在夢世界吸引數千萬粉絲的程度。

所以道格拉斯是拒絕的。

但他最後沒逃的了德蜜特的央求,一起在大夥的打節拍下,唱起了歌。

他們唱的是危險邊緣,一首在安秋拉極其流行的歌,只見德蜜特煽情的在道格拉斯身邊舞動,而道格拉斯也順著這般煽情的節奏與德蜜特對望,甚至隨著節奏撫著德蜜特的身體。

兩人合唱的時候,他們跳著簡單的舞,煽情卻真摯。

一曲結束之後,所有的船員都大聲的喝采起鬨。

夜空之上,小小的上弦月與星辰在閃爍著,在營火晚會之中,喧鬧聲蓋過了理應寂靜的孤島之夜。

合唱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