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卡米洛X自創女主][I’m yours][卡米洛生賀]

I’m yours

*卡米洛生賀

*卡米洛X自創女主 (結婚前提

*OOC歸我 以上OK可以看下去了

在奧爾畢特洛,負責押送犯人至庭審或至看守所的卡米洛,他的工作性質時常需要隨傳隨到,也因此,他時常不在德蜜特身邊。

德蜜特漸漸地習於孤獨,她知道卡米洛許他一個未來,卡米洛又身為一國王子就得更認真工作才行。

德蜜特喜歡唱歌,然而她唱的歌與奧爾畢特洛的民情風決定性的差異,奧爾畢特洛的歌與其說是歌,不如說是讚頌上帝的葛雷果聖歌,而德蜜特的歌嘛…..

就是那種在酒吧唱唱,不怎麼正經的類型。

雖然卡米洛沒有禁止德蜜特在他投資的小酒吧唱歌,但他其實有私底下嚴格篩選過可以進入那間酒吧的客人。

雖然說在治安良好的奧爾畢特洛理應不會有騷擾的情事發生,但卡米洛就是不放心。

今年是結婚之後迎來的第一個生日,是卡米洛的生日。

然而卡米洛天天忙得暈頭轉向,壓根就忘了這回事,這更給了德蜜特籌備的空間。

德蜜特找來米迦勒與亞迪拜爾一同策畫卡米洛的生日宴會,就辦在那個小酒吧裡。

卡米洛在工作期間收到來自德蜜特的邀請函,上頭煞有其事地邀請他往小酒吧一聚。

卡米洛交代屬下記得提醒他時間,就去忙他的工作了。

夕陽已經西下,勳黃的陽光照在奧爾畢特洛破碎的空島嶼上,七彩的雲海之上,偶爾有天使穿梭在島嶼之間,形成了一幅美麗的畫。

在到處都是浮空島嶼的奧爾畢特洛中,沒有翅膀根本寸步難行,也因此,平常都是卡米洛下班帶著德蜜特前往酒吧的所在位置,然而,今天卡米洛沒有來。

酒吧已經被米迦勒包下來了,他有事先跟卡米洛打過招呼,德蜜特梳妝打扮好,等啊等的,就是不見卡米洛的身影。

「不好了不好了!」亞迪拜爾的大嗓門從遠處傳了過來,他道:「因為庭審證據不足所以延誤時間,卡米洛可能趕不上約定時間。」

達露法道:「那可傷腦筋了耶!他必須等到庭審結束才行。」

「可是…」德蜜特有些為難的道:「總不能在這邊乾等吧?跟樂團約定的時間也快到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居住在卡米洛的住處,每每要共進晚餐,卻老是被莫名其妙地庭審時程延誤,德蜜特隱隱覺得自己心裡有氣。

所以德蜜特道:「我們還是先到酒吧等他吧!你們其中一個人帶我過去就好了。」

路西安有些遲疑的問道:「這樣好嗎?」

德蜜特得是被抱著送到酒吧的位置才行,誰要奧爾畢特洛都是浮空島嶼。

「我沒關係,他遲到也好,我可以多些時間練習。」德蜜特倔強的道。

最後,由達露法帶著德蜜特前往酒吧。

眾人見德蜜特臉色不對,雖然覺得不妙卻也沒敢去問,果然一落地進入酒吧,德蜜特立即要求樂團再加一首歌。

眾人一聽那歌詞,委屈歸委屈,但儼然不是來慶生而是來吵架的啊!

米迦勒面有難色地問眾人:「這下該怎麼辦?那個工作狂得罪太座了!」

達露法笑的輕鬆,他道:「沒關係啦!船到橋頭自然直!」

路西安有些坐不住,他道:「我去找卡米洛。」

說完,他立即離開了座位。

等卡米洛趕到酒吧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完了。

路西安腦袋裡只有這兩個字。

看德蜜特的反應卡米洛因為工作放鴿子的行為絕對不止這一次。

卡米洛匆匆地推開酒吧門,立即道:「對不起我來遲了。」

「大家都在?今天聚集在這裡是有甚麼事嗎?」

卡米洛還沒驚訝完,就聞德蜜特道:「今天是你生日,大家特意撥時間為你慶祝。」

「我去補妝。」那語氣是冷的。

德蜜特到後台之後,卡米洛在怎麼蠢也知道自己大難臨頭,於是他趕緊向夥伴求助。

沒想到眾人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著他。

「說再多也沒用了。」達露法嘆道:「你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好,等等看你的臨場反應吧!」

隨著麥克風試音完成,舞台的布幕升起後,第一首歌很快地開始了。

雖然歌曲本身被改得相當輕快,卻有些許怨氣在裏頭,雖然最後歌曲留了點和好的空間,德蜜特的怨氣卻還是透過麥克風直接傳入卡米洛耳中。

女聲版:

原版附歌詞:

知乎註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807669

一曲結束之後,舞台上陷入靜默,德蜜特似乎是在等著卡米洛有所反應。

「我真的很抱歉讓你感到孤獨了,」卡米洛不管不顧的跑上台,牽起德蜜特的手,道:「我知道不該這樣子,也許我努力過頭了,但…我心裡還是有你的。對不起我浪費了你幫我慶生的心意。」

德蜜特與卡米洛對視,那淺綠的眼眸滿是愧疚,德蜜特沒有甩開卡米洛的手,因為她知道很多事情並不是卡米洛刻意為之,而是卡米洛為了許德蜜特一個家過於努力而忘了德蜜特的感受。

思及此,德蜜特瞬間覺得無理取鬧的好像是自己。

「對不起,明知道你工作忙而且辛苦,我卻在這裡無理取鬧。」德蜜特立即將道歉說了出口。

「不,如果到頭來害你不開心的話,那…這就失去家的意義了。一個家應該和樂融融的、大家都開心才對。」卡米洛緊握住德蜜特的手。

「還有第二首歌,這才是原本要送你的生日禮物。」德蜜特用另一隻手開了卡米洛的手背,問道:「你願意聽嗎?」

「願意,謝謝妳幫我籌備這些。」卡米洛在德蜜特額頭上一吻後,下了舞台回到座位上。

第二首歌,是一首告白歌,一如德蜜特愛唱的曲風的做派,相當直來直往且真情,雖然不至於到煽情的地步,卻也讓卡米洛在原地紅了臉。

女聲版:

原版附歌詞:

在歌曲的最後,德蜜特從台上飛撲到卡米洛懷裡,道:「生日快樂!」

「你這樣很危險!萬一我沒接好….」

「你不是接得好好的嗎?」

卡米洛拿調皮的德蜜特沒有辦法,他最後笑道:「謝謝妳的生日禮物,我收下了。我很開心。」

語畢,卡米洛在德蜜特唇上一吻。

明明要直球對決的是德蜜特,但此刻她卻紅了起來,她害羞地把自己埋在卡米洛懷裡。

酒飽飯足之後,卡米洛帶著德蜜特往兩人的家前進。

「今天是誰帶你過去酒吧的?」

德蜜特眨了眨眼,老實的道:「是達露法。」

卡米洛咳了一聲,顯然不是很愉快。

「吃醋了?」德蜜特笑得很賊,她道:「不管我回答誰,你都會是這個反應吧?對象是誰不重要。」

卡米洛顯然有些尷尬,他道:「我尤其不想你靠近達露法。因為他曾經對我挑釁過。」

德蜜特眉一挑,她的八卦魂都上來了,她趕緊追問:「挑釁什麼?」

說話間,卡米洛已經通過守衛直接落在自己房間外的露臺上,他開了落地窗,直接把德蜜特拉入室內。

卡米洛沉默了一下,他道:「達露法說,會讓歌的好女人不該屬於我這根木頭。」

「就這樣?」

卡米洛點頭。

德蜜特傻眼的道:「讓我猜猜,你是因為被稱呼成木頭在不高興?」

卡米洛又點了頭。

「我知道我不解風情,」卡米洛認真的問道:「但真的有到木頭的程度嗎?」

德蜜特哈哈大笑,她道:「你只是禮節多到像木頭而已,不是真的木頭,對吧?」

語畢,德蜜特左手勾上卡米洛的肩,她的手緩緩地往卡米洛的左胸滑去。

這是一個危險的引信。

「每次都是這樣開始的,婚後除了第一次,我們之間好像都是你挑逗我居多。」卡米洛捉住那隻正在做怪的手,他認真的想了想,道:「可是要我來我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呵呵。」德蜜特輕笑出聲,她在卡米洛耳邊道:「我可是,讓天使墮落的小惡魔唷!」

那撩人的氣音讓卡米洛在也承受不住,他在床上壓倒德蜜特,對著德蜜特的鎖骨就是一陣亂啃亂親。

「嚶─、好癢,不要這樣啦!」

德蜜特難耐的扭動身體,卻不知道自己正蹭到卡米洛不可描述的部位。

「那麼,就讓我來處罰你這個小惡魔吧!」

卡米洛把德蜜特翻到背面,對著她的臀部一拍。

第一下、第二下、第三下,臀肉與掌心的聲音很是清脆,卡米洛看著德蜜特的臀部因著自己的拍打而晃動,他嚥了嚥口水,撩起德蜜特的裙襬往被絲質內褲包覆的臀部摸去。

「嗚…」德蜜特因為卡米洛作亂的手掌發出嗚咽聲,當他的手指抵達密處的時候,德蜜特抖了下。

「明明就這麼生澀,還硬要點火啊你!」卡米洛語帶無奈的道。

卡米洛躺到德蜜特身旁,擁住了她,道:「雖然說身為男人也喜歡香豔的場面,但其實我更喜歡你在我懷裡安睡的樣子。」

德蜜特被卡米洛這般疼惜感到非常害羞,她把自己埋進卡米洛的胸膛。

德蜜特頭頂上傳來輕笑聲,卡米洛道:「害羞了?你害羞的樣子也很可愛。」

德蜜特這下不依了,被當場拆穿她又臉皮薄,她索性推開卡米洛,道:「我去卸妝洗澡。」

卡米洛好笑的看著德蜜特在偌大的房間裡跑入浴室,她害羞到忘記拿換洗衣物就進入浴室了。

雖然,讓德蜜特光溜溜的出來剛好可以立即食用,但卡米洛沒有這樣做。

他敲了門,把德蜜特的睡衣拿入浴室的置衣架上放著。

浴室內,德蜜特的眸光有點複雜,但她隨即把花灑直接噴向卡米洛,小手一跩卡米洛的胳臂,把人直接抓進浴缸。

「一起洗吧!」

卡米洛見脫光身上還滴著水的德蜜特就趴在自己身上,身周是溫暖的洗澡水,卡米洛就算再聖人見這畫面也忍不住了。

他一把抱過德蜜特,對上德蜜特的唇就是一陣深吻,德蜜特被吻的七暈八素的,只能靠在卡米洛身上。

「三番兩次放過你,還一直點火。這一次我不會放過你了!」

「嚶──」

接下來的夜晚裡,整個浴室與房間都是德蜜特的求饒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