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夢輪學園][卡米洛X自創女主][禁忌04(完)]

卡米洛依然是天天至德蜜特打工的咖啡廳報到,他們很快地迎來學期末。

然而這一次期末考,成績優異的德蜜特卻拿了一科不及格。

那唯一一科不是別的科目,正是辯論。

這一次與德蜜特辯論的是吉爾巴德,她毫無疑義的被打擊得落花流水,與在上學期的模擬辯論會一樣。

因此德蜜特迎來了人生第一次補考。

在補考之前,得由該不及格科目的老師,也就是卡米洛進行課後輔導。

在學生們鳥獸散的放學後,德蜜特與卡米洛在偌大的教室裡進行補課。

辯論分為三個階段:正方敘述、反方敘述、交叉詰問,最後才是正方與反方的結語。

卡米洛發現,無論怎麼出題目,德蜜特的論點都顯得相當有利於自己,但一切都毀在交叉詰問上。

德蜜特容易被對手牽著鼻子走,無論對手是誰,就算是他卡米洛,只要稍微用刁鑽的角度提問,德蜜特完美的論點便立即潰不成軍。

而吉爾巴德擅長的便是用刁鑽的角度提問。

卡米洛在搖頭,辯論考的是臨場反應,這明顯不是補課可以幫助德蜜特的事情。

然後,卡米洛想起了,那天在德蜜特家裡作客的夜晚,吃過晚餐後,德蜜特不依不饒的跟卡米洛討論「師生戀為甚麼不行」的話題。

卡米洛突然想到突破點了。

即使這讓他心情複雜。

德蜜特心思雖然不是單純的類型,卻也不是會鑽牛角尖的類型,更不是會用刁鑽的角度去攻擊他人的人,但在那個夜晚,因為執著兩個字,德蜜特用各種刁鑽的角度去質問卡米洛,這讓卡米洛後悔一年級下學期教了她辯論。

最後,卡米洛好不容易才說服德蜜特兩人戀情得等到他辭去教職才能公開。

思及此,卡米洛闔上課本,起身道:「今後不用再補課了,你的問題是臨場反應,根本不是理論知識不足的問題。」

德蜜特心說不好,但她仍等卡米洛繼續說下去。

「補考的那天,你的對手依然是吉爾巴德同學。」

卡米洛咳了一聲,語焉不詳的道:「只要把吉爾巴德想成是我就好,其餘的不用擔心。」

「那天,其實妳差點贏了,那場關於師生戀的辯論。」

德蜜特刷的一下紅了臉。

卡米洛也有些臉紅,他從講台上走到德蜜特前排的課桌椅坐下,他道:「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你會喜歡上我?我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人。」

德蜜特低著頭,道:「第一次在咖啡廳見面的時候,我就已經說了,請你回想一下。」

卡米洛思索之後,欲要說話卻被德蜜特打斷。

「但是,老師那天坐在咖啡廳裡的樣子真的很帥很美,所以,說不定,我對你是一見鍾情。」

漆黑的眼眸含笑著偷偷瞄著卡米洛的表情,那眼眸中的一剪春水被名為愛情的石子擾的盡是漣漪,德蜜特的雙頰很紅,可愛又可口的像是蘋果一樣,讓人想一口咬下。

只聞德蜜特問道:「卡米洛你呢?你又是怎麼看我的?」

卡米洛覺得自己的臉這下跟德蜜特一樣紅了,他結巴道:「因為、因為你跟其他公主不一樣,我喜歡你在咖啡廳裡的樸實無華,那種居家的感覺,感覺可以平靜無波的過上一輩子都不會膩。」

卡米洛大膽的牽上德蜜特放在桌子上的手。

他有些欲言又止,但他還是道:「我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美好,相反的還相當噁心。自從妳離開我家之後,我家那件你穿過的衣服,至今沒有洗。我其實很變態,我一直、一直很自責,到現在依然是。看著你,我就會想像那些不該存在的畫面。我…真的可以擁有你嗎?我真的適合站在你身邊嗎?我一直這樣自我質疑。」

卡米洛放開了德蜜特的手,道:「你還是考慮一下比較好,別太相信人。」

這一瞬間,卡米洛眼中的失落與痛苦都被德蜜特一覽無疑,卡米洛明明是該藏住的,但錯就錯在,卡米洛想要確認德蜜特的目光。

「這不是…正常男人該有的反應嗎?」德蜜特反握住卡米洛的手,道:「奧爾畢特洛究竟是怎麼樣的地方啊?連這都被視為罪惡嗎?天使的心,真的好純潔。」

卡米洛在德蜜特眼中看見了,兩人情意相通,與那含羞帶怯的目光。

「無論是怎麼樣的卡米洛,我都會喜歡。」

卡米洛單指堵住德蜜特的唇,道:「別在挑逗我了,我好歹也是個男人。」

「還不能太快吻你,因為那是補考及格的獎勵。」

德蜜特害羞地拍掉卡米洛的手。

德蜜特的補考迅速過關了。

卡米洛除了開心之外心情也相當複雜。

吉爾巴德沒有放水,雖然被一連串詭辯氣得七竅生煙,但他最後還是與德蜜特握了手,道:「恭喜你贏了。」

「謝謝。」

吉爾巴德離開教室的身影有些打擊,但德蜜特的目光都集中在卡米洛身上。

卡米洛從只有兩人的大講堂的旁聽席走向台上的德蜜特,大手往德蜜特的頭上一拍,道:「做得很好。」

卡米洛在德蜜特臉頰上一吻,道:「恭喜你補考及格。」

卡米洛很快地站遠了,德蜜特略微不滿的道:「就這樣?」

「不然你想怎麼樣?」卡米洛好笑的問。

「這…」德蜜特被一句話堵得說不出話來,總不能說,自己,貪圖更多。

望向卡米洛有些隱忍的眼神,德蜜特決定了。

既然沒有,那就自己搶過來。

於是德蜜特跑到卡米洛面前,腳尖一踮,立即吻住卡米洛的唇。

在德蜜特只是想要輕輕吻一下就想離開的同時,她突然發現自己的腰被環住,頭被往卡米洛的方向壓,她驚恐的發現,輕吻變成了深吻。

唇關毫無保留的被撬開,卡米洛的氣息炙熱的吐在德蜜特的臉頰上,德蜜特的小舌與卡米洛的狠狠纏綿,德蜜特害羞地不想讓自己的氣息吐在卡米洛臉上,卻很快地沒了氣。

德蜜特在卡米洛懷中喘著氣。

「誰叫你…要玩火?」卡米洛語帶責備的道:「這下知道厲害了吧?下次還敢不敢這樣?」

德蜜特的黑眼睛盪漾著名為戀愛的情愫,雖然還有些驚恐殘留其中,但那泛著光澤的雙唇與燻紅的臉頰,讓任何男人都難以抗拒這樣的媚態。

即使是石頭般的卡米洛也不例外。

卡米洛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帶著德蜜特飛往自己的住處了。

卡米洛飛得很快很急,德蜜特乖巧的待在他懷裡,她甚至為了不掉下去有些緊張的環住卡米洛的頸項。

傻子才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但,德蜜特不想逃。

兩人降落在卡米洛的陽台,卡米洛伸手開了沒鎖的落地窗,拉著德蜜特進入室內。

「我可是….一個一直渴求你的男人,是你主動勾引我的!」

卡米洛把德蜜特卡在櫃子與他之間,覆上唇又是一陣深吻。

這吻很是粗暴急色,德蜜特的氣息被掠奪一空,只能無力地拍打卡米洛的胸膛要他放過自己。

德蜜特的身體軟了下來,被卡米洛接住,他們之間、德蜜特的雙腿間,被卡米洛的膝蓋卡住了。

銀絲牽引著兩人的舌,德蜜特脹紅臉喘息著,烏黑的雙眼中充滿了名為慾望的雨滴,一如卡米洛日日夜夜所想像的那樣。

「卡米洛…」

德蜜特的聲音甜蜜卻帶著掠奪理智的毒,她隨著卡米洛把膝蓋往上頂而低吟著。

卡米洛有一瞬間的恍神,但他隨即如夢初醒的收起膝蓋扶好德蜜特。

「對不起!我!」卡米洛懊惱的道:「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這是在犯罪啊!」

「我立即送你回去….」卡米洛轉過身背對德蜜特之際,他發覺自己突然被攔腰抱住。

女性柔軟的胸部就在後背上磨蹭,而那位置該死的剛好是卡米洛最敏感的羽翼之間的肌膚。

「是我誘拐你的喔!」德蜜特轉到卡米洛面前,她直接把卡米洛撲倒在地。

卡米洛像拎小雞一樣,直接把德蜜特拎到旁邊坐好,他道:「請你相信我好嗎?我會在辭去教職的那一日迎娶你。所以這陣子,麻煩你再忍耐一下。」

德蜜特想起了那天與卡米洛的辯論,而他也知道師生戀對於卡米洛的名聲與前途並不好,所以嘟著嘴生起悶氣。

卡米洛俯身靠近德蜜特,德蜜特就轉向另一邊。

最後,卡米洛只有固定住德蜜特的雙肩。

卡米洛在德蜜特的額頭上一吻,道:「謝謝你願意喊停,否則我一定控制不住。」

「答應我了喔?」德蜜特還是嘟著嘴。

「先別氣了。」卡米洛的大手在德蜜特頭上輕撫,道:「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在卡米洛好聲好氣的勸解下,德蜜特總算笑顏逐開,她開始期待著期末考成績出爐,卡米洛卸下一切重擔的日子。

咖啡香濃厚的小店中,抒情音樂繚繞在不大的店面中,一名天使坐在吧檯前的座位看著書,而老店長與女店員則在一旁忙進忙出。

女店員才剛把烤好的餅乾拿出來散熱呢,掛在店門口的鈴鐺就響了。

「哎呀!真是巧遇呀!卡米洛老師。」兩名長著狐狸耳朵的男子依序入內。

「煌牙理事長!碎牙校長!」卡米洛驚訝地起身。

煌牙似笑非笑的把目光投向動作僵在原地的德蜜特,道:「沒想到特洛伊梅亞的公主店下居然是這裡的店員。」

老店長精明的把煌牙與碎牙請入靠窗的四人座位,並遞上菜單,道:「還請參考小店的菜單。」

卡米洛隨著碎牙與煌牙入座,他坐在煌牙旁、碎牙對面。

碎牙就道:「卡米洛你幫我們介紹一下這裡的東西,你肯定熟悉。」

「哪裡,我也只是恰巧喜歡這間店而已,其實除了現烤的甜點與冰滴美式,我推薦不出甚麼東西。」

煌牙把菜單翻了一遍,又把目光投向咖啡廳吧台上、玻璃瓶內的咖啡豆,道:「人人一直都說咖啡之國的豆子相當美味,不知道這裡是否有賣?」

德蜜特迎向煌牙的目光,要她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她不認為學校的理事長與校長會同時出現在這裡。

「我們的冰滴美式用的就是咖啡之國的豆子,請諸位試喝。」

德蜜特把冰滴咖啡盛入小杯中,她用托盤裝了三杯恭敬的呈了上去。

「不必如此拘謹,除去多餘的身分問題,你我只是平起平坐的王子與公主罷了。」

煌牙笑著對德蜜特道。

碎牙淺嚐了一口,道:「確實是好豆子。我就要這杯冰滴美式了。」

「真該邀請艾爾非因老師來一趟的,你們說是不是呢?」碎牙又補了句:「麻煩來份剛剛出爐的餅乾吧!」

眾人皆知煌牙與碎牙是有事才來到此地,德蜜特站在原地不動,老店長知道這句話是在隻開他,他也從善如流的退下了。

碎牙也不客套了,他拿出卡米洛的辭呈,笑道:「所以這名女孩就是你辭職的理由?」

卡米洛見東窗事發,他也不推拖,他直接道:「是。」

煌牙笑道:「沒想到卡米洛老師也是個癡情人呢!」

煌牙隨後收斂起笑容,道:「即使是師生戀,我們也私底下查過德蜜特公主的成績表現是否有異常狀況,卡米洛老師意外的完全沒有放水,那場補考辯論,我與碎牙校長都在監視器裡看過了。」

碎牙宣布道:「你的辭呈獲准了,祝你們幸福。」

「太好了!」德蜜特喜形於色的去握住卡米洛的手。

「雖然這樣很倉促…」卡米洛紅著臉反握住德蜜特的手,道:「我們可以一起挑訂婚戒指嗎?」

「咦!?」德蜜特驚訝出聲。

煌牙就在一旁搖頭,道:「一般來說,訂婚不是該由男方突襲式求婚才浪漫嗎?你這樣不行啊,卡米洛。」

碎牙笑笑的道:「你管他們呢!小倆口有自己談戀愛的方式啊!」

「諸位請享用。」老店長在這時端著餅乾出現了。

「我好像…犯了相當大的錯誤。」卡米洛有些困擾地搔搔頭,道:「但是話已經說出口,不管怎麼樣都浪漫不起來了…果然我還是得跟米迦勒多學習…」

德蜜特害羞地把托盤抱在胸口,道:「不會,我喜歡這樣的你。」

德蜜特鼓起最大的勇氣說完這句話之後,煌牙就道:「不打擾你們小倆口了,我們先走了。」

煌牙與碎牙離開後,小店內只剩下卡米洛與德蜜特兩人。

卡米洛起身抱著德蜜特,道:「早就想像這樣擁抱你了。大庭廣眾之下能這樣擁抱,真的很不真實。」

卡米洛在德蜜特額頭上烙下一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