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輪學園][夢百][卡米洛X自創女主][禁忌03]

為甚麼呢?

又來到這裡了。

卡米洛看著面前巷弄咖啡廳的玻璃門。

距離德蜜特遇襲之後已經過了一週,卡米洛沒有跟德蜜特好好說上話。

說來也諷刺,卡米洛在那之後天天到這間小咖啡廳報到。

「一樣是冰滴美式嗎?卡米洛老師?」

一進門就見德蜜特從後廚出來打招呼,卡米洛端正了神色,道:「是的,今天也麻煩妳了。」

從那之後,卡米洛並沒有問過德蜜特如何,她覺得卡米洛的態度有些奇怪,卻也無從問起。

卡米洛對德蜜特的態度原本就相當端正,但從那之後就變的更加端正得體,得體到有些疏遠。

但若要疏遠德蜜特大可不必再踏足這間咖啡廳,所以德蜜特不懂。

德蜜特不是沒想過試探一番,但每每想做的時候都無從下手,應該說,德蜜特自己確實愛戀著卡米洛,但她還沒有勇氣接受卡米洛的拒絕。

卡米洛翻著書,享用著冰滴美式,他卻無法專心看書,他只是固定時間翻書讓自己看起來有在看書而已。

他跨越不了這個坎、這個在家裡意淫德蜜特的坎。

卡米洛相當痛苦,他從那之後天天都在自瀆。

與德蜜特相處的這幾天也是一樣,腦子裡一直跑出自己與德蜜特歡愛的假想畫面。

卡米洛停止了翻書,他把視線放到吧檯內部,德蜜特做糕點的手沾著麵粉與蛋液,邪惡的聯想讓卡米洛思緒更加紊亂。

其實,在店裡是不需要製作糕點的,但德蜜特自己自顧自地找事情來做了,反正左右有店長打理其他顧客,這樣現做甜點,就能證明店裡的甜點不是外賣的甜點,進而讓客人更加願意點甜點來吃吧?

麵團被揉著,德蜜特自己的腦子也被揉的一蹋糊塗,因為她忘不了自己曾在意亂情迷的時候,在卡米洛床上自瀆。

她之所以不敢跟「端正」的卡米洛講多餘的話也是因為這樣。

那之後的每個暗夜裡,她都思念著卡米洛,藉由想像著卡米洛衣服上的味道自瀆。

餅乾的雛形被點上幾顆葡萄乾,整齊畫一、用模具切出來的雛型被排整齊然後被送入烤箱。

卡米洛不知道自己盯著德蜜特做甜點很久了。

德蜜特洗了手,去招呼後來進店裡的客人。

「不錯耶!這家店的甜點是現做的!」那名男客人剛進門就見到餅乾的雛型被端入後廚的畫面。

德蜜特中規中矩的回應著:「如果喜歡本店現做甜點也可以參考其他糕餅類喔。」

德蜜特先替那位客人倒水,不想,那位客人卻一個邪笑把水潑向德蜜特的胸口。

德蜜特原本潔白的襯衫變得透明,正當那位客人伸出狼爪的時候,不知何時出現的卡米洛出手制止了。

「這位先生,你是坐著的,就算不小心潑了水也不該潑向女性的胸口而是圍裙吧?我可以視為你是故意騷擾德蜜特的嗎?」

卡米洛還沒放開那位客人的手,他似乎出了死力氣鉗住那人的手腕。

那人面紅耳赤的,大聲地道:「你又是哪根蔥啊?本大爺相中誰還需要你這個路人教訓嗎?放手,否則我就動用我的關係讓你丟工作!」

接著那人自報了家門。

「我都不知道,區區一個貴族可以讓一名王子丟工作?」

那人聞言上下打量著卡米洛,道:「不會吧?這麼剛好遇到奧爾畢特洛的王子!?」

「我叫卡米洛,你大可去打聽打聽。至於誰會丟了工作就不一定了。」

卡米洛放開那人,那人風也似的逃走了。

目送那人逃走後,卡米洛脫下外套為德蜜特披上,道:「多少先遮一下吧。你還好嗎?」

「沒事。」

德蜜特強撐著不要讓淚水潰堤,她想起在捷運內被襲擊的恐懼。

「那麼,我也差不多該走了…」卡米洛克制著自己不要有多餘的動作,現在德蜜特的樣子只讓他很想擁入懷中好好地安慰,然而他知道這是不被允許的。

卡米洛收了公事包,在拉開店門之際,他的衣角被捉住了。

「求你,陪我一下…」

德蜜特蚊子般的祈求很小聲,卡米洛卻聽得一清二楚。

卡米洛必須用全身的力氣讓他不要手抖。

兩人的心情現在都是不可言喻的複雜,只是其中一方帶著不純的浮想連篇。

卡米洛盡量端正自己的面部表情,道:「你需要我我很開心,我就在店裡陪你直到打烊再送妳回家吧?你說這樣好不好?」

德蜜特低下了頭,道了聲好。

月色悄悄的從雲端中探出頭,卡米洛與德蜜特下了捷運,兩人的影子被路燈的光拖得老長,德蜜特並不享受這各懷心思的沉默,但只要卡米洛在身邊卻是很安心,所以德蜜特心裡一直不想兩人走到德蜜特居住的公寓大樓門口。

今夜的月色很美,多虧了雲霧不曾遮擋,星芒也讓著月亮,明明只是上弦月的夜晚,夜裡的光影卻被照得相當夢幻。

「好了,我就送你到這裡,回家吧!」

卡米洛不捨的笑了笑,說出來的卻是不同的話語。

德蜜特精準地捕捉到這一幕,她的心頓時澎拜起來。

不知是月色的關係、還是剛才受到驚嚇精神特別脆弱的關係,德蜜特竟然不由自主的開口了:「你要上樓喝個咖啡嗎?在那之後還沒好好謝你。」

卡米洛聞言一怔,他只有短暫掙扎了幾秒,便答應了。

德蜜特的單人公寓讓卡米洛很是拘束,而納比自然是候在裡面的,但他看見卡米洛卻沒有太意外,他只是禮數周到的招待著卡米洛。

「貴客前來,卻沒有吃食款待,實在是有失禮儀。」納比自責的道:「早知道我就在多煮一點了!」

現在正是晚餐時間,納比只準備了平時自己的、與德蜜特的晚餐。

「沒關係啦!不然納比去煮,等等我們再一起吃就好。」德蜜特道:「我先從冰箱拿個糕點跟飲料稍微擋一下。」

見德蜜特已經在拖盤上放好糕點與飲料,卡米洛就道:「那麼就打擾了。」

德蜜特的房間很是整齊,床包是藍色的,一如卡米洛想像中的勾人眼眸,書桌上整齊地擺放著書籍,而在房間中央,德蜜特搬來矮桌與坐墊,充當是兩人暫時坐著的地方。

一口冰涼的飲料下肚,卡米洛稍微清醒了些,但眼下這個房間全都充滿了德蜜特的氣味,他開始後會為甚麼自己鬼使神差的上了樓還跟了進來。

「謝謝老師救了我兩次。」德蜜特行了大禮。

卡米洛趕緊將人扶住,道:「不用這樣,保護你是理所當然的。」

卡米洛衝口而出的這句話讓他開始後悔了,為甚麼會理所當然?

德蜜特臉上的表情也是一樣的疑惑,或許是豁出去了,卡米洛帶著必定被拒絕的決心開口繼續道:「保護好喜歡的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德蜜特聞言一怔,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卡米洛老師…喜歡我?」

豆大的淚珠因為多重的情緒衝擊而落下,這幾日一直懸在心中的大石總算是放了下來,德蜜特開始不住地哭泣。

卡米洛沒想到德蜜特是這個反應,他心想就算嚇到也不至於嚇哭吧?

他道:「抱歉嚇到你了…」

德蜜特搖著頭,主動親上卡米洛的臉頰。

「我也喜歡卡米洛老師,我是因為那些經歷所以才…」德蜜特還沒說完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卡米洛輕輕地撫著德蜜特的頭,一邊道:「好了,不怕。有我在。」

卡米洛此時收攏翅膀,把德蜜特徹底包覆住,希望能帶給她更多的安全感。

德蜜特撒嬌似的把額頭往卡米洛的胸膛上埋。

在卡米洛的安慰下,她很快的止住了哭泣。

互相擁抱的兩人誰也不想放手。

「好溫暖喔。」德蜜特滿足的吸吸鼻子,道:「好像在棉被裡一樣。」

「卡米洛老師…」

卡米洛單指堵住了德蜜特的唇,道:「私下就叫我卡米洛吧!下學期,我會辭去教職以奧爾畢特洛王子的身分正式追求你。」

「我這不是答應了嗎?」

卡米洛的眼神稍稍有些游移,他道:「這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師生戀是不允許的,所以我希望卸下老師的身分才開始追求你。」

德蜜特聞言有一瞬間的怒氣,她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她撲倒了卡米洛。

「你知道現在是學期中嗎?連期中考都沒到!」德蜜特居高臨下的質問:「我是學生所以我不夠格嗎?」

卡米洛慌了,不只是因為德蜜特在生氣,更因為德蜜特現在跨坐在自己身上,卡米洛的小兄弟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了。

「不是!但師生戀終歸是不行的!」

「誰說不行!?你給我說說是誰立的法?誰立的規矩?在夢輪學園這樣特殊的學校裡面,師生戀真的不行嗎?」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就是這個道理。

「咳哼。」德蜜特臥室的門已經被打開了,門外是小小的納比,只見他和善的道:「公主殿下這樣有失儀態,還請從卡米洛殿下身上起來。」

納比的目光好像掃到了卡米洛已經有點鼓的褲檔,卡米洛清楚地在納比眼中看見險惡的光,但納比只是笑道:「有請兩位移步共進晚餐。」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