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輪學園][夢百][卡米洛X自創女主][禁忌02]

放學鐘響,德蜜特一直期待著的時刻。

她換下制服,出了校門,一路搭著捷運前往那個自己正在打工的咖啡廳。

上下班人潮擁擠的捷運裡,連呼吸都令人感到窒息。

德蜜特早早的進了捷運,卻很快地被擠在車廂最裡面,德蜜特碰上一個柔軟的物體,她定睛一看,竟是卡米洛的羽翼。

「卡米洛老師。」

德蜜特笑著打了招呼,心裡卻是酸澀的。

如果他不是老師…

「你好啊,德蜜特同學。」卡米洛在擁擠的捷運上收攏著羽翼,本身就需要空間的他顯得有些侷促,他問道:「是不是要去打工?」

「是的!我每天都很期待!」德蜜特雖然笑得開心,眼神卻是落寞的。

在卡米洛欲言又止之際,捷運啟程了,人潮隨著捷運搖擺,人與人之間的擦碰撞難以避免。

德蜜特與卡米洛陷入沉默,不想,德蜜特卻感覺相當奇怪。

雖然說擦碰撞難免,但剛剛一直有東西頂在自己的臀部周圍。

人潮很擠,德蜜特很難查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她選擇拉緊了側背包,擋住臀部。

過了一下子,卻又有隻手直接朝著德蜜特的裙底襲去。

捷運的門開了,人潮湧動著,德蜜特發現自己被幾個男子技術性包圍,如果剛剛只是一個人,那現在至少有三人了。

德蜜特現在站的位置因為人潮湧動的關係,離卡米洛越來越遠了。

德蜜特感覺自己聞到刺鼻的東西,她立即用盡最大的力氣像卡米洛求助:「卡米洛老師!救救我!」

犯案者沒想到德蜜特警覺性這麼高,而車上還有她認識的人,正當犯案者想藉著人潮逃跑,被迷暈的德蜜特卻往他們的方向倒下,使他們錯失良機。

卡米洛一開始在人流沖散他與德蜜特時緊張了下,因為德蜜特的臉色不對,就在德蜜特喊出求救之際,他立即從因為求救聲而停頓的人流中間擠過去。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這邊,人流的停頓凸顯了幾名想逃的犯案者,很快的,在群眾與警察的力量下,三名犯案者被上銬逮捕。

昏迷的德蜜特被送往醫院,而卡米洛則因為是德蜜特的班導師,也被允許隨車進入急診。

急診化驗藥物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是出了名的迷藥FM2,而在確認德蜜特身體狀況無礙只是昏迷不醒之後,卡米洛替德蜜特簽了出院,他帶著德蜜特到距離最近的、他自己的住處。

卡米洛立即撥了電話給納比,請納比處理媒體那邊的事情並疏通一下地檢署、檢察官、法官那邊,務必讓司法嚴懲這些惡徒。

納比在確認德蜜特安全之後,離開了卡米洛的住處著手事情。

刺眼的白光在沉重的眼皮張開後射入視網膜,德蜜特又閉上了眼,她覺得頭腦很昏沉、身體很重卻很燥熱,若不是卡米洛急切的呼喚,她根本不想睜開眼。

「卡米洛老師…」

德蜜特稍稍轉頭,就見卡米洛眼中急切的關懷。

「身體感覺怎麼樣?」

一直坐在床邊留意德蜜特的卡米洛立即詢問了德蜜特有何需求。

「口好渴、身體好熱…」

德蜜特伸手覆上自己的額頭,她擦了流出來的虛汗,隨著一杯冷水下肚,她更加清楚眼下自己的身體情況到底如何。

德蜜特掀了棉被,她蜷縮成一團,因為更多的布料摩擦使她的身體更加難以負荷。

「到底怎麼了?醫院明明說了只是被迷昏而已。」卡米洛抱怨了一句,他立即拿起手機,對德蜜特道:「我馬上叫救護車,你等一下。」

「別…根本不是救護車的問題!」德蜜特聲嘶力竭地喊了出來。

卡米洛很少看見德蜜特如此激動,他放下手機,問道:「總不能一直這樣不舒服吧?是發燒嗎?不然我去買退燒藥?」

卡米洛心裡疑惑,但由於帶著德蜜特來到住處途中確實是在空中飛行,也許是沒有用衣物裹緊德蜜特導致的著涼。

卡米洛越想越有道理。

「也不是發燒…」

德蜜特沒有這臉皮說實話,眼下這不知道是上天給了機會還是上天的惡作劇,她實在不想再卡米洛面前這樣,太丟人了。

「醫院只負責驗毒,但是他們驗不出春藥…」

面對卡米洛不斷追問,德蜜特鼓起勇氣這樣說了。

卡米洛聞言,他有一時之間的不知所措,但隨即,他道:「現代的春藥已經不需要用原始的方法解決了,時間過就過了,在這之前只能麻煩你忍耐了。」

一雙黑色半桶襪在一起不斷摩擦,德蜜特絞緊了手指,不斷地發抖著,春光隱隱地在那併攏的雙腿間顯現。

德蜜特喘息著,看著那潮紅的吐息,一時之間,卡米洛像是也受到春藥催引情動難耐,卡米洛握緊了拳頭,拼命地讓自己忍耐。

最終,卡米洛下了決定。

「我在床頭櫃上留下足夠你喝的水,浴室在房間出去左手邊,廚房裡我會留下食物,你先待在這裡,我去跟米迦勒跟路西安他們住一晚,我明早再來看你。」

這個決定無比的正人君子,德蜜特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放著眼前的肉不吃,這大概也只有卡米洛這個木頭做的出來。

但,在這種情況與卡米洛發生關係德蜜特也不樂意。

所以她點了頭算是同意了。

準備好一切之後,卡米洛想看德蜜特一眼卻不敢看,他最終背對著對德蜜特說了聲:「一切保重。」

房門被關上了。

德蜜特心情複雜的躺在卡米洛床上,聞著卡米洛獨有的味道,一邊感覺身體如脫韁野馬般不受控制。

在確定卡米洛走遠之後,她將手指伸入內褲裡,半邊臉埋在卡米洛的枕頭中,一邊不滿的喘息一邊嬌吟。

「卡米洛老師、卡米洛…」

德蜜特一邊喊著卡米洛的名字,一邊讓自己更舒服些。

然而,僅僅只有自己一人是無法填滿藥物的催引。

於是,德蜜特艱難的脫了衣服往浴室不斷地沖著冷水。

隔天一早,二年A班的米迦勒、路西安與班導師卡米洛開了卡米洛自己住處的門。

卡米洛的住處有一廳一衛一廚一房,算是標準的單身公寓,只是稍微簡約了些,卡米洛首先留意到廚房裡放在微波爐的食物根本沒被動過。

再來大家聽到的是浴室的水聲。

卡米洛一開房間,只見德蜜特的衣物散落一地,床上有被躺過的痕跡。

米迦勒與路西安見到這畫面不禁同時用責備的眼光看著卡米洛。

路西安直接責備道:「你好歹也是老師,怎麼能跟趁人之危。」

卡米洛趕緊喊冤,他道:「我可是跟你們一起一個晚上耶!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米迦勒道:「浴室那邊,我知道女生洗澡都要很久,但我們進來也十分鐘了,水聲道現在都還沒停。」

三人到了浴室門前,敲了門,卻沒有回應。

米迦勒只好扯開嗓子喊德蜜特的名字。

眾人足足等了三分鐘,無人回應。

浴室的水聲這下像是令人不安的喪鐘了,不好的預感在三人心中蔓延。

卡米洛著急地敲著門又喊著德蜜特的名字,一邊對米迦勒與路西安道:「不管了,如果敲門再沒反應,就只能破門了!」

終於,在卡米洛的手伸向門把時,德蜜特的聲音虛弱地從裡面傳了出來。

「…對不起,我睡著了,我馬上出去!」

門的另一邊,三人面面相覷,卡米洛道:「你在裡面睡了一個晚上?」

「好像是…」浴室的水聲停了,卻廳見德蜜特驚慌失措的道:「啊、我衣服在哪裡!?」

在場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一個人敢去撿德蜜特散落在房間裡的衣物,最後,卡米洛拿了他自己的衣服暫時放在浴室門外,暫時讓德蜜特穿上,然後在進入房內換上德蜜特自己的衣物。

「哈啾!」

打噴嚏的聲音隔著房門都能聽到。

德蜜特開了房門,卡米洛三人魚貫而入。

「卡米洛沒把你怎麼樣吧?」路西安直接切入主題。

德蜜特愣著,她隨即想到自己的衣物是散落在卡米洛的房間裡的,那這樣自己的貼身衣物不是就被三個男人看光了嗎?

「沒有!當然沒有!」在得以感到羞恥前,德蜜特立即想到更嚴重的貞操問題。

德蜜特趕緊搖頭道:「是我昨天在他走後自己弄成這樣的。」

米迦勒道:「我相信卡米洛的為人。如果真要把怎麼樣,那根本沒必要讓我跟路西安知道發生的狀況。」

德蜜特又打了噴嚏,卡米洛趕緊把外套披在德蜜特肩上。

他拿來額溫槍,一量不得了,38.7度,將近四十度的高溫。

時間是早上七點二十分,距離校門關還有十分鐘,卡米洛道:「米迦勒、路西安,我先幫你們請早自習的假,我們先送德蜜特回到她的住處,別讓納比太擔心。」

卡米洛對德蜜特道:「你今天就好好休息,我直接幫你請假。」

說話間,卡米洛的手機響了,在回應電話之後,卡米洛無奈地道:「我得去警局一趟做筆錄,看來我也得請假了。」

德蜜特在天使們的護送下抵達住處,而目送卡米洛三人飛遠的那一刻,德蜜特身上還裹著卡米洛的大衣。

德蜜特的單身公寓內,納比早早的接到消息已經買好了退燒藥,更請了醫生特別為德蜜特看診,在確定只是高燒之後,納比與德蜜特謝過醫生。

醫生離開後,德蜜特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沖了一晚上的冷水讓她很是畏寒,她把棉被裹得緊緊的,思緒一邊飄遠了。

如果,自己還在卡米洛的公寓裡,接受卡米洛的照顧該有多好。

「納比,你先休息吧,我要睡了。」

德蜜特心思紊亂,她支開了納比,腦子一邊進入想像的世界:發高燒的她被卡米洛體貼的照顧。

同時她又想到,自己在卡米洛床上做了甚麼。

她,渴求著卡米洛。

就連藥效已退的此刻仍是一樣。

「不該是這樣的。」

卡米洛做完筆錄已經是下午了,請了一天假的他同時利用審判之國王子的身分加緊了審理案件的速度,其實就算他不這麼做,就衝著德蜜特在夢世界人見人愛,或者人人都想攀附,各國的勢力早就動起來了。

卡米洛回到自己住處的時間是晚上六點,他倒了放在微波爐裡的食物,在從冰箱裡熱了原本煮給德蜜特的粥。

微波爐裡的那一份只是一小份粥,而大鍋的正在瓦斯爐上烹煮著。

卡米洛沒甚麼胃口,他一整天都想著,要是能有個正當理由把德蜜特留在身邊照顧該有多好。

卡米洛看著時鐘發呆,半晌,他機械式地進入他根本不想進入的自己的房間。

───因為他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

卡米洛脫了衣服躺在德蜜特躺過的地方,聞著德蜜特早上短暫套上的衣物,並想像著昨晚德蜜特誘人的模樣。

背德的性衝動讓卡米洛越來越有反應,最後,卡米洛抽了一張衛生紙清理自己。

「不該…不該是這樣的。」

早已失控的情感在兩人之間發酵,那背德的愛就像夜裡侵蝕星辰的光害一樣,將兩人的理智掠奪的一點不剩。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