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齊艾爾X自創女主][陽光沙灘比基尼(單篇完)]

陽光沙灘比基尼

*齊艾爾X德蜜特(自創女主)

*德蜜特只沿用性格設定

*噗浪骰子產物:脫去衣物之後X索求的暗號X敏感處X兜風

*OOC歸我

*以上OK可以看下去了

在夢之力傳入亞特拉斯的時候,亞特拉斯人民一一甦醒,現在的亞特拉斯已經不是死城,是一個相當具有活力的國家。

亞特拉斯的一切都百廢待興,身為王子的齊艾爾四處忙碌,與在特洛伊梅亞的德蜜特只有維持在通訊軟體上晨昏定省的關係。

即使思念彼此,但因為現實狀況不允許,所以只好一定程度向現實妥協。

然而兩人並不是連說話的時間都沒有,只是很少見面。

這天是兩人約好的兩天一夜公路旅行,地點是亞特拉斯境內的海岸公路周圍。

海岸公路卡巴拉位於亞特拉斯邊疆,是一個著名的觀光景點,在那個小城裡,居民多半是靠觀光維生,一切與海有關的事業都被此地居民包辦了。

由特洛伊梅亞往亞特拉斯的月之路只能先到達亞特拉斯王城,而齊艾爾先與德蜜特在亞特拉斯市中心集合,搭火車前往卡巴拉起點,兩人再驅車前往海灘。

「公主醬,這裡這裡!」

亞特拉斯王城大廣場前,德蜜特遠遠的就聽到齊艾爾充滿活力的呼喚。

德蜜特走向齊艾爾,齊艾爾則小跑步過來,齊艾爾一點也不害臊的用力擁抱德蜜特,道:「我好想你啊!德蜜特!從上次見面以來已經過了九十天又三小時又二十分….又十五秒!」

齊艾爾鬆開德蜜特看了錶。

齊艾爾的金髮在陽光下閃耀著,連帶他那帶著小酒窩的笑容也好像在閃耀,齊艾爾像是光一樣,一掃德蜜特思念的陰霾。

德蜜特笑道:「哪這麼誇張還用錶看!」

說完,德蜜特稍微靠上齊艾爾的肩窩,雙手環住齊艾爾的腰,道:「我也很想你。」

齊艾爾睜大了眼睛,他用誇張的表情道:「公主醬真是太可愛了!」

「我也是。想死你了」隨後,齊艾爾重新抱住德蜜特,用稍低的聲音在德蜜特耳邊道:「媒體在拍呢,你說怎麼辦?」

「明知道媒體在拍你還抱過來,」德蜜特道:「這不是讓他們拍的意思嗎?」

齊艾爾放開了德蜜特,道:「一時太想公主醬就在這裡耽擱了,我們走吧!去搭車!」

「我幫你拿。」齊艾爾從德蜜特手中接過行李。

「很重喔!你確定?」德蜜特忍不住出聲提醒,她在原來的世界一向是自己背行李的,比起紳士的多的夢世界男性,在原來世界自己背行李反而對德蜜特來說正常許多。

這樣就不用為自己行李的重量感到羞恥了。

至少德蜜特這麼想。

「沒關係啦!女孩子東西多一點也是正常的。」

只見齊艾爾一個肩膀一個行李袋,他將行李放到馬車上,接著幫德蜜特開了車門。

「謝謝。」

馬車很快地就行駛到了車站,下車後,齊艾爾邊走邊解釋著:「為了維持城內的交通,像是汽車這樣的交通工具還不允許在市中心隨意行駛,王族如果開了先例在法規跟秩序沒建立起來之前貿然開車,很容易形成交通意外,所以我不能直接開車載你到卡巴拉。」

「沒關係,」德蜜特見列車進站,她對了下兩人的車票後,道:「這樣齊艾爾比較不會累,而且…」

德蜜特微微低了頭並撇開視線,道:「相處時間也比較多。」

德蜜特說完後就丟下齊艾爾自己上車,齊艾爾被德蜜特嬌羞的發言弄得風中凌亂。

今天的月之路凌晨四點就開了,因此兩人到車站的時間是凌晨五點,德蜜特在放下行李後就開始打盹。

齊艾爾與鄰座的熱情民眾打完招呼後,就見德蜜特邊吃著早餐邊打呵欠。

「你要吃嗎?」德蜜特迷迷糊糊地把三明治遞給齊艾爾。

德蜜特黑色的瞳孔因著睡意有些迷濛,而那白皙的臉龐因為正在小口吃東西像是倉鼠一樣小小的鼓起來───實在太可愛了!!!

齊艾爾詞彙缺乏的想不到可愛之外的形容詞。

於是齊艾爾接過三明治,輕輕摸了德蜜特的頭,柔聲道:「等等吃完睡一下吧,我們還有四小時的車程。」

德蜜特吃完東西後,齊艾爾也差不多狼吞虎嚥的吃完了三明治,只見德蜜特掀起兩人中央的椅子扶手,往齊艾爾懷中靠去,期間還順便喬了舒服的姿勢後,她打了個呵欠。

齊艾爾對於這投懷送抱的戀人感到不知所措,她總是不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再再讓他悸動不已。

齊艾爾環過德蜜特的腰,使他更靠近自己之後,道:「好好睡一下吧。」

說完,齊艾爾在德蜜特的額頭上吻了下。

德蜜特不做任何表示,她滿足的呼吸著,接著沉沉睡去。

卡巴拉與亞特拉斯城不同,由於位處邊疆,由外地進入的車輛多是汽車,因此公路系統十分發達。

火車並非直達卡巴拉,而是在卡巴拉邊緣公路起點上。

德蜜特與齊艾爾下了火車,齊艾爾發動部下事先停在停車場的車後,精神抖擻地往海岸公路駛去。

由於行程保密,因此德蜜特完全不知道要去哪裡,只知道一切都由齊艾爾安排,出於信任,德蜜特轉頭往外看著已經近在眼前的海岸線。

車內放著爵士樂,就在爵士樂換了祠訴說愛戀的時候,大片海岸隨著汽車的行駛撞入視線中。

雖然在原來的世界不是沒有這樣的體驗,但政務繁忙的德蜜特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如此壯闊的海岸線了。

專心開車的齊艾爾看著德蜜特驚喜的表情,他雖然沒表示甚麼,但他其實已經將對德蜜特所有的愛戀都放在爵士樂中了。

「很漂亮吧?我早就想讓公主醬看這樣的風景了!」

齊艾爾笑的時候露出的小虎牙專屬於德蜜特,一想到齊艾爾這樣的笑容屬於自己,德蜜特心理甜滋滋的。

德蜜特應答道:「謝謝你帶我來,真的很美。」

「很快就到了,公主醬再等一下下。」

「咦?我們不到海灘上玩嗎?」

看著齊艾爾直接駛離一個海灣,德蜜特不禁疑問。

「公主醬等下就知道了。」齊艾爾空出一隻手在嘴唇前立起食指,眨了眼睛。

兩人直接到投宿的高級旅店後,德蜜特這才知道,原來旅店房間外直接就連著沙灘。

齊艾爾並沒有把旅店全都包下來,因為他知道德蜜特不喜歡這樣的作派。

兩人放下行李後,齊艾爾在房間內等著德蜜特換好泳裝,直接從陽台走到沙灘上。

德蜜特仔細的抹防曬油後,換上比基尼再套上罩衫,有點害羞的走出浴室。

只見德蜜特的透黑色罩衫下,藍色的比基尼若隱若現,那比基尼除了中規中矩的肩帶之外,還在脖頸處交叉了兩條線凸顯胸型,更過分的是泳褲,三角小泳褲的兩邊用了裝飾的蝴蝶結,讓人看了就有種想拆掉的感覺。

德蜜特只穿了上半身,下半身涼颼颼的,但在這樣的盛夏與這樣的海灘,這是最應景的裝扮了。

齊艾爾立即脹紅了臉。

齊艾爾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流鼻血,但此時流了鼻血就太丟臉了,然而這卻是齊艾爾真實的心情。

齊艾爾起身走近德蜜特,見齊艾爾不發一語,德蜜特緊張的在原地站著。

被一把抱住的時候,德蜜特聽見齊艾爾的耳語。

「早知道就把整座沙灘包下來了,我不想讓其他男人看見妳這麼可愛又性感樣子。」

齊艾爾的力道很大,卻不至於讓德蜜特喘不過氣來,德蜜特方才也有見齊艾爾專著沙灘褲光裸上半身的樣子,她也道:「我也一樣,不想讓齊艾爾的身材曝光。」

齊艾爾在德蜜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道:「不要這樣煽動我啊!我好歹也是男人。」

齊艾爾警告自己不可以在現在就上演不可描述的畫面,他整理好心情後,牽著德蜜特的手道:「去沙灘吧!」

「嗯!」

陽光很刺眼,雙足踩在沙子上很像是被陽光熨燙著,齊艾爾牽著德蜜特道預備好的陽傘下,巨大的陽傘插進沙子裡,一張野餐墊鋪在沙灘之上,充當一個休息的地方。

許是兩人身分的關係、許是兩人太登對,又或單純是德蜜特太火辣,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兩人這邊。

然而那些目光在幾分鐘之後識趣的轉移了,畢竟大家都是來度假的,時間寶貴。

齊艾爾躺在野餐墊上,德蜜特就坐在旁邊。

一時無話。

德蜜特像是鼓起勇氣似的,她挪近齊艾爾,在大腿上拍了拍,向齊艾爾示意。

齊艾爾先是驚訝,後是口吃結巴。

「這、這、是要我、要我躺你大腿的意思?」

德蜜特脹紅了臉,說出口的是相反的話語:「不要就算了。」

「要、要、當然要!」

齊艾爾躺上德蜜特的大腿,兩人視線害羞的交會,德蜜特隨後拿了放在保冰箱裡的飲料轉移注意力。

從齊艾爾的視線往上看,是德蜜特美好而婀娜的胸線與頸線,鋁罐口上不小心溢出的運動飲料沿著德蜜的嘴角往下滑。

齊艾爾先德蜜特一步伸手去擦,隨後他起心情做了小小的惡作劇。

指尖沾著的運動飲料被齊艾爾舔去。

德蜜特的臉又紅了。

齊艾爾那邪魅的樣子德蜜特是第一次見,這讓德蜜特心臟突突的跳。

「誰要、誰要你這麼可愛!這是報復!」齊艾爾辯駁著方才那不像自己的一面。

齊艾爾伸出雙手,把德蜜特的頭輕輕往下拉,然後對準的德蜜特的嘴唇吻上了去。

齊艾爾重新躺上德蜜特的大腿,道:「一直都被你耍得團團轉,現在換我扳回一成了吧!」

齊艾爾笑的得意,德蜜特則不予理會。

兩人到飯店的時間已經相當晚了,現在正是日落的時候,德蜜特看著日落,不說話。

天空像是燃燒了起來,那一片火紅色被彩霞的紫小心的點綴,太陽慢慢地掉下海岸線。

直到太陽消失,兩人全程都沒有說話。

「有點冷了,你先穿我的外套吧!」

德蜜特穿上外套後,欲要起身卻發現雙腳是麻的。

「啊!抱歉!我居然只顧著享受!」

齊艾爾連忙道歉,他打橫抱起德蜜特,道:「總之我先帶你回房間,你餓了嗎?要吃晚餐嗎?」

德蜜特對齊艾爾的話全然充耳不聞,因為齊艾爾溫暖的懷抱與胸膛就在自己的頰側。

齊艾爾的肌肉不算結實,卻是勻稱的,肌膚的彈性與體溫讓德蜜特徹底紅了臉。

於是德蜜特輕輕掐了齊艾爾一把。

不知從何時起,這總能成為肉慾的導火線。

齊艾爾表示明瞭的在德蜜特唇上吻了一口。

回到房內後,德蜜特身上的罩衫與外套立即被脫下,剩下性感的比基尼。

兩人身上都微微沾著沙,因此德蜜特率先拉著齊艾爾入內淋浴。

兩人在花灑下相擁而吻。

水珠邪惡的打溼兩人的身體,德蜜特的上半身被齊艾爾猴急地解掉,下半身,齊艾爾則被德蜜特引導到其中一處蝴蝶結。

齊艾爾一拉,繩結隨即鬆開,褲子在兩人性急的互相摩娑身體之時落下。

齊艾爾自己也脫了溼透的海灘褲,碩大的龍隨即彈跳而出。

齊艾爾關了花灑,在手上沾了沐浴乳在德蜜特身上摩娑、挑逗,引的德蜜特呻吟連連,她也不甘示弱地在齊艾爾身上胡亂抹了沐浴乳。

濕潤而激情的吻在兩人相擁的時候迸出火花,德蜜特漸漸軟倒在齊艾爾懷裡。

兩人住的是情侶套房,因此在淋浴與浴缸隔壁有一處大軟墊。

齊艾爾先是擦乾德蜜特的身體,然後把德蜜特輕輕放到軟墊上。

體香帶著沐浴後的清香,又有一點鹹溼的味道,這一直是德蜜特的堅持,洗完澡才能做,然而齊艾爾不敢說的是,花穴處的味道一直都是那麼令人慾火焚身。

德蜜特恣意呻吟著,齊艾爾恣意地舔舐,而那雙空著的手壞心眼的揉捏的德蜜特不大的乳肉。

齊艾爾用手指確認著德蜜特的狀況,他並不想像以往一樣讓德蜜特這麼容易滿足,因此一直在勾引著德蜜特的慾火。

高潮一直又來不來的,齊艾爾一臉壞笑,德蜜特一看見知道齊艾爾想做什麼,雖然不甘心,卻無法忍住自己的慾火。

於是德蜜特做了史上最大膽的事情。

她推倒齊艾爾,與其去求,不如自己伸手去奪。

德蜜特用手指撐開花穴,一點一點的把齊艾爾吞吃入腹。

齊艾爾先是為德蜜特的舉動感到震驚,這是德蜜特第一次這麼主動,看來德蜜特跟自己一樣都餓得要死。

盡根沒入的時候,兩人都發出了滿足的嘆息,但齊艾爾並沒有讓德蜜特適應,而是抓著德蜜特的腰開始往上抽送。

最深處因為這大膽的體位被頂著了,德蜜特這才發覺自己的失誤,腰被齊艾爾桎梏,動彈不得,下方又是猛烈的進攻,卻又恰到好處的往高潮邊緣擦過去。

德蜜特的雙眼很是迷濛,那以往一直很是澄澈的黑瞳被慾火罩上,看似沒有對焦卻是一直看著齊艾爾,口中喊著齊艾爾的名字。

德蜜特累積的慾火越來越多,她甚至被欺負的哭了,她道:「齊艾爾你夠了!快點給我!」

今天一整天,德蜜特的表現都讓齊艾爾覺得特別窩火,因著那毫不設防可愛又性感的模樣,又因著那無端的調情惡作劇,所以齊艾爾下定決心要好好整理一頓才行。

但何止德蜜特忍的辛苦,齊艾爾也是忍得十分辛苦,他好幾次故意讓自己從那被包覆的溫暖中抽離冷靜,再狠狠插入直搗黃龍。

然而德蜜特哭泣的樣子卻非齊艾爾所料,所以他趕緊放下德蜜特的腰,撐起身體吻去那晶瑩的淚水。

「齊艾爾你都欺負我!最討厭你了!」

德蜜特在齊艾爾的胸膛捶了起來。

齊艾爾摸向德蜜特的腰側,那是德蜜特的敏感處,齊艾爾熱烈的奪去德蜜的唇,好聲好氣的道了歉。

「對不起,因為今天一整天都被你耍得團團轉,所以我…做的過分了些,我會加倍奉還好嗎?」

穴肉因為齊艾爾在腰側的撫摸敏感的收縮著,齊艾爾放倒德蜜特,把讓德蜜特的雙腿環在自己的腰上,開始了衝刺。

「那、那裡!嚶嚶───你這渾蛋、明明知道、明明知道!為甚麼要!」

齊艾爾針對著弱點進攻,德蜜特卻罵咧咧的,因為那種酥爽像是觸電的感覺已經淹沒了理智,這比平時的性愛更加刺激。

「我要、我要、」

「一起去吧!」

齊艾爾插到最深處釋放,德蜜特的穴肉也同時絞到最緊,劇烈的顫抖著。

氤氳的浴室中,透明而溫熱的水正泡著一對赤裸的男女。

德蜜特有些累了,她躺在齊艾爾的胸膛上打瞌睡,齊艾爾則撫著德蜜特的手臂。

「真是的,你這樣還要不要吃晚餐啊?喂!別在這裡睡著啊!」

德蜜特把臉往齊艾爾的胸膛一埋。

「人家不管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