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尼洛X夢夜;藤目X狸][520(520賀文)]

520

*雙重約會

*送給 藤目狸 夢夜

*藤目X狸   尼洛X夢夜

*以上ok就可以看下去了

愛之日即將到來,奇爾哥馬戲團在這期間受邀至文壇之國‧東雲巡迴演出。

文壇之國是各種出版業與書呆子、作家出產的地方,像馬戲團這種重視團康與氣氛的活動似乎有點難在東雲的國境內有所反應甚至掀起熱潮。

尼洛與夢夜單獨帶著馬戲團在住紮的空地內演出,雖說場場爆滿,但該怎麼說呢?

觀眾的反應不是一般的冷。

就連坐在觀眾席下的小孩也不吵不鬧的,雖然隱約可以在舞台燈的干擾下看見一雙雙閃閃發光的眼睛,但這不符合尼洛與團員對小孩的認知。

就在台戲下檔,尼洛與夢夜正在帳篷外送觀眾的時候,一隻熟悉的狸吸引了夢夜的視線。

然而那隻狸正趴在一名溫文儒雅的男子的肩上。

尼洛與夢夜遠遠的就聽到那隻狸激動的說著表演如何精彩,而那名男子只是笑笑的附和著狸。

「狸,你也來了啊!」夢夜笑著上前到男子跟前,道:「藤目,你好,照顧這隻沒良心的狸辛苦了。」

藤目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他笑著道:「對呀…..」

藤目正要回應,卻被狸搶了話頭:「追這個愛逃編輯的人我才辛苦!」

尼洛跟在夢夜後頭,他看見夢夜因為要與狸互動,與藤目的距離過近,他立即把夢夜拉近身旁,冷著聲音問:「你們認識?」

「我來介紹一下,狸是我朋友,這位是藤目,東雲的王子殿下,狸跟藤目是交往關係。」夢夜回握了尼洛的手,要尼洛安心,她笑著道:「我跟狸比較熟,藤目倒是附帶的。」

狸在藤目耳邊補充道:「因為奇爾哥發生過一些事故的關係,所以那邊的人對大人都很反感。」

藤目點頭表示明白後,尼洛就道:「狸可以跟我們走,至於藤目你就自便吧!」

「藤目大人在哪裡!狸就在哪裡!狸不能沒有藤目大人啊!」

「藤目不是壞人,雖然他也有大人的外表。」夢夜還是握著尼洛從剛才就沒有放開的手。

「嘖!」

馬戲團非公演時間,大部份的團員都在加緊練習,帳篷內此起彼落的都是加油的聲音。

尼洛也是同樣,但夢夜卻不贊成這樣的練習方式,簡直像要把自己的命搭進去的練習方式真的不太健康。

夢夜與台下的狸和藤目說了,狸和藤目面面相覷的道:「奇爾哥馬戲團的評價很好啊?為什麼會有評價不好的感覺?」

夢夜與他們解釋了觀眾的反應之後,狸用爪子划著手機,秀出一篇一篇的網路評價,與一些文壇之國網路上以奇爾哥馬戲團為發想的創作。

夢夜感覺自己的眉角開始抽筋,原來觀眾不是沒反應,而是把反應都帶回家創作去了。

狸看著拼命練習的馬戲團團員,對藤目道:「我有個好主意。」

藤目一邊點頭一邊筆記,馬上把狸的點子用手機發給侍從去實行了。

狸講完點子後,她跳到夢夜肩上,要夢夜離藤目遠一點,只見狸賊眉鼠目得問道:「愛之日,你跟尼洛有計畫了嗎?我這邊完全沒有想到要幹嘛!我該怎麼辦!?」

見狸自顧自地說出自個兒的煩惱,夢夜苦笑的道:「這些日子奇爾哥打著愛之日的名義辦慶典,但尼洛跟我都忙的焦頭爛額,哪裡還有時間籌備自己的愛之日?」

狸搓搓手,提議道:「不如合辦吧?」

夢夜問道:「剛剛你跟藤目說的事情,足以讓奇爾哥好好休息了吧?」

狸豎起大拇指,道:「知我者夢夜,效果包君滿意。」

夢夜又指出了一個問題:「但是愛之日是明天了啊!」

狸瞬間沒了魂魄與氣勢,她道:「我們都需要垂死掙扎,拜託不要說破。」

夢夜又嘆氣了,她道:「我們只能等明天中午的公演結束再說了,畢竟我們是打著慶祝愛之日的名義來的,愛之日當天不可能終止公演。」

狸靠近了夢夜的耳朵,道:「奇爾哥的事情啊,我需要以下的幫助…..」

正當兩人話說得正開心,尼洛的聲音從背後不遠處傳來:「話都說完了嗎?」

夢夜與狸轉過頭,只見尼洛與藤目站在一起。

夢夜有點驚訝地看向尼洛,因為他居然主動與大人站在一起,尼洛彷彿收到了這驚訝的涵義,他彆扭的撇過目光。

「兩位女士是否有空閒出門一敘?」藤目笑咪咪地問。

「一….一起出去吧,別誤會,我可不是要與大人一夥,我只是….」尼洛拉下帽沿,更加彆扭了,他深吸了口氣,道:「你跟著我們公演太辛苦了,出去放鬆一下吧!只有一個大人我還是可以的。」

夢夜與狸暗道了糟糕,這妥妥的是為愛之日邀請的前奏,但兩人什麼都沒準備。

夢夜與狸互看一眼,夢夜答應了邀請,而狸做了心理掙扎之後,也答應了邀請。

時值正午,藤目不知何時訂的咖啡廳讓兩位女士很是驚艷。

只見泰迪熊主題的餐廳充滿了各式泰迪熊與繽紛的氣球,店內的氣氛很是粉色,這個可愛的裝潢都讓賓客自動調整聊天音量,所以就算高朋滿座,店內依然十分靜謐。

店內每個位置都用旋轉咖啡杯作為隔間,彩帶與氣球裝飾了整個單調的隔板,很具巧思。

尼洛示意夢夜挽住他的手臂,夢夜從善如流,而狸則是照常趴在藤目肩上。

四人入座後,狸用爪子翻著菜單,與藤目討論著各式甜點該怎麼選才好,相對於熱絡的藤目倆,尼洛這邊卻安靜了許多。

夢夜翻著菜單,尼洛則目不斜視的盯著菜單,完全沒有要翻的意思。

「愛之日…抱歉我為了公演全忘了,忘記你也許在期待這件事情。」尼洛掙扎了好一會兒,才道:「多虧藤目提醒,我才想起來我們也有屬於自己的愛之日。」

夢夜一怔,她先是驚訝於尼洛的直白,她隨即笑道:「其實我也一直在煩惱該怎麼做才好,因為大家在東雲的演出效果並不理想。所以老實說,我也忘了。」

兩人相視一笑。

此時,一道哭聲打破了寧靜。

一位新手父母忙著逗自己的小孩開心,小孩卻越哭越大聲。

尼洛看那慘不忍睹的哄小孩手法,他嘆了口氣,拿著隨身帶著的玩偶走了過去。

兔娃娃隨著絲線的牽動而做出些許簡單的表演,最後獻出一朵花給那名不在哭泣的女嬰。

大人們見這暖心的表演都被逗樂了,餐廳裡此起彼落地響起掌聲。

那對父母急忙向尼洛道謝,就有眼尖的賓客道:「原來是奇爾哥馬戲團表演的那位啊!難怪這麼厲害!」

掌聲更大了,尼洛一開始一驚訝,後來是錯愕,他想不到自己居然會因為不怎麼有好評的公演被記住。

藤目的執事在此時拍手示意大家安靜,餐廳內燈光暗了下來。

聚光燈聚集在一名女孩身上,那名女孩身旁則是一個拖車拖著的緞帶大箱子。

「有請東雲小孩代表,僅用東雲所有小孩寫的馬戲團創作獻給奇爾哥代表──尼洛。」

聚光燈又打在了尼諾身上,尼洛有些驚訝,他卻笑著走上前接過那個與女孩幾乎等高的大箱子。

燈光恢復如常,餐廳內又想起了掌聲。

尼洛望向狸與藤目的方向,狸與藤目卻不知所蹤,剩下夢夜留在那裏。

尼洛回到座位的時候,他問起藤目與狸,夢夜卻道:「他們只留下了一封信說要我們一起讀。」

打開了手寫信,裡面的大意是,狸與藤目根本沒有忘記他們有自己的愛之日需要慶祝,只是狸想起在奇爾哥的夢夜所以過來關心一下,狸與藤目已經在提前慶祝愛之日的路上了。

信的結尾,藤目以個人的立場感謝奇爾哥為東雲帶來的夢,東雲的孩子們都把夢寫成創作永遠記住了。

「從頭到尾都是我們被關心,太遜了。」尼洛雖然這麼說著,嘴角卻揚起笑意。

「那隻狸居然騙我!還曬了一波恩愛!」夢夜有點咬牙切齒,她原以為有個人可以因為不知道怎麼慶祝而同病相憐,但她錯了。

尼洛牽起夢夜放在桌上的手,在手背上一吻,道:「在晚上的公演之前,稍微休息一下吧!把這些給團員們看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愛之日,在你的世界似乎要說…..」尼洛瞬間沒了方才的從容,他拉下帽沿,小聲的道:「我愛你。今後請多指教。」

夢夜瞬間就紅了臉,她雙手放在膝上握成拳,最後低著頭也回應道:「我也愛你。請多指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