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丁X自創女主][隱形犯罪者]

隱形犯罪者

*丁X自創女主(德蜜特)

*文配圖 送給噗浪基友heejuncat

*月覺劇情延伸

冬末了,九曜夜晚很是寒冷,因著年初的迎神儀式,即使是大半夜,街上依然是燈紅酒綠。

丁從酒樓裡視野良好的窗往外望,刺眼的霓虹晃了眼,星辰在這樣的燈害下黯淡無光,丁閉上眼睛吹著風陷入沉思。

「是不是只要對丁溫柔、可以填滿丁的寂寞,誰都可以?」

面對這句話,丁一時無法反駁,卻隱隱覺得這句話是對的。

特洛伊梅亞公主‧德蜜特對他的特別是無庸置疑的,才不是誰都可以。

但說到具體特別的理由,丁卻無法說出半句完整的話語。

因為怕寂寞,所以需要人在背後幫襯、需要歸屬。

然而在這偌大卻親情淡薄的王城裡,怎麼可能會有歸屬感呢?

所以丁一直在向外尋找屬於自己的歸屬。

女性都喜歡溫柔的人,認知到這一點,丁把自己偽裝的溫柔體貼,然而在這份虛偽的溫柔裡,只有丁自己知道,那是類似於設陷阱守株待兔的概念。

當這樣的想法隱隱被戳破,丁有一瞬間覺得無地自容。

丁相信,因為自己曾經模糊的提過怕寂寞這回事,所以,以德蜜特縝密的心思也應該早就發現了,自己醜陋的一面。

但發現就發現了吧,實際上這也沒甚麼可隱藏的。

丁一直想要占有、一直想要友不必假裝的一天。

然而丁還是自卑的,一開始用溫柔的假象接近德蜜特,如果再露出原本的樣貌,這樣算不算是一種欺騙與犯罪?

隨從的呼喚聲將丁喚回現實,丁甩甩頭,他還得去忙迎神之儀。

再過幾天就要止雪了,丁雪地裡的行走速度無法太快,然而該做的事情卻被他的拖延趕的十萬火急。

跟隨自己的侍從早就被派到神樂殿先打點場面去了,丁在雪地裡十萬火急的趕,卻聽見背後有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自己。

是德蜜特。

德蜜特在雪地裡艱難的奔跑著到丁的面前,卻被丁先搶了話頭:「才剛剛甩了我,現在就回頭找我是想可憐我嗎?」

丁心下一橫,不打算再扮演溫柔的乖乖牌了。

德蜜特的眼睛不出所料的漾出疑惑的漣漪,她被震懾的道歉的話都說不出口。

丁沒有給德蜜特反應與思考的空間,他繼續以咄咄逼人的姿態,道:「如果被你這樣對待,我就無法沒有你了呢!」

丁強硬的拉著德蜜特一路往神樂殿的反方向,王城裡走去。

丁帶著試探卻不容置疑的態度將德蜜特拉入自己房內,他不敢看著德蜜特的眼睛說話,因為那雙眼睛裡還藏著疑惑與懼怕。

是了,那是懼怕,丁狂熱的心情與舉動被他所心儀之人害怕了,然而,比誰都還溫柔的德蜜特最終還是在逃離後回到丁的房裡。

羊入虎口。

即使那雙烏黑的眼帶著畏懼,德蜜特卻還是接受了丁的粗暴。

這也是丁第一次對女性粗暴。

食髓知味。

如果不再溫柔也可以得到德蜜特,那為甚麼要假裝?

像是忍夠了一樣,丁像是掙脫桎梏的猛獸,在床上總是生猛而粗野。

而德蜜特,像是包容任性亂來的孩子一樣,不只照單全收,還給了丁要的愛情。

丁每次從狂喜中醒來,都在悔恨中度過。

丁在床上忍不住也無法克制自己,像是物極必反一樣,在日常對德蜜特極其體貼溫柔。

丁隱隱感覺到,這是一段不健康的關係。

雙手牽在一起十指交扣,身下人的喘息很是急促,丁沒有停止野蠻的攻略,他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而,他卻一直在嘴上說著令人心碎的告白:「我好愛你。」

這是第幾次丁單方面告白了?德蜜特為了分散痛覺的注意力一直在數,第九十九次。

德蜜特也喚著丁,說著愛你,這是第幾次告白了?

德蜜特的腦子隨著即將到來的高潮而糊成一片。

丁的性器很粗長,它像是貪食的巨獸怎麼也餵不飽,這不,德蜜特從高潮中回神的時候,丁又開始了另一輪攻略。

淫糜的喘息聲與水聲隨著發情的氣味迴盪在室內,丁越來越沉溺於性慾了,德蜜特明白,丁的性慾就是在補償以往溫柔卻得不到的不安全感,所以一直包容著。

德蜜特在九曜的這些日子裡,丁把德蜜特的身體都摸透了,什麼時候曜摸哪裡、什麼時候要親吻,才會讓德蜜特達到巔峰,在床上,丁就是恣意妄為的禽獸。

德蜜特剛剛高潮過的身體很是敏感,腰際被丁吻了一下,她一陣哆嗦,身體接著被緩緩地撫摸,害怕的情感緩緩消失無蹤,被情慾又再度被丁撩起,德蜜特知道,丁一晚都有三次,這才第一次。

丁很善於撩動自己的情慾,胸脯上被長滿薄繭的手撫摸,有意無意的擦過胸前顫慄的乳珠,德蜜特被丁勾引的慾火中燒,忍不住又羊入虎口的主動抱住丁求歡。

「好孩子知道該說什麼嗎?」

「求…求你給我….嚶───」

身體一瞬間被貫穿,這些都是丁的拿手好戲,在高潮後又被勾引之後,德蜜特會變得敏感無比。

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德蜜特開始求饒了,丁卻充耳不聞,他開始了第一百次以上的告白。

丁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噬慾的性變態肯定不正常,但他無法自己,丁不禁想,他會不會某種程度上是個性犯罪者?

以誘姦女伴為樂的隱形性犯罪者。

德蜜特哭的稀哩嘩啦的時候,丁好不容易來了第三次,他從高潮中醒來,趕緊抱著德蜜特好生安撫。

德蜜特的淚水被丁心疼的吞吃入腹,而丁冷靜下來後,又開始反省自己的過失。

每次都是這樣的,在粗暴的性愛之後拼命道歉,也許是知道一定會再犯,所以丁總是對保證不再犯絕口不提。

這方面,丁還有點不說謊的良心。

德蜜特的哭聲漸漸小了,她像是鬧彆扭般的把頭埋在丁的胸膛上,不說話。

每次都是這樣的、每次都是這樣的。

好了瘡疤忘了疼似的,德蜜特給予丁要的愛情與安全感,丁交換自己的溫柔與體貼。

這能算是銀貨兩訖嗎?這能算是這段感情的無聊終點了嗎?

德蜜特耀眼的像光,不,她給的愛情比光還耀眼,丁這名卑微的性變態想要永遠佔有。

於是丁要德蜜特站起來,並把一旁乾淨的床單鋪在德蜜特頭上。

「你這樣像極了新娘。」

德蜜特被這樣一說,她先是一怔,後來則是低下頭害羞的單手遮住胸脯。

「你願意嫁給我嗎?」

德蜜特點頭。

丁坐了下來,像是邀請德蜜特坐下來似的,單手伸向德蜜特。

然而丁雙腳是伸展開來的坐姿,德蜜特一恍惚就把手牽上去,立即就被丁拉進懷裡。

德蜜特現在是跨坐在丁身上,兩人的下體還是濕的,方才身體交合的黏膩感因著這樣的碰觸又開始淫糜起來。

然而丁沒有進一步動作。

他只是緊緊的抱著德蜜特。

「謝謝你,願意包容我。」

(完)

配這張圖 https://www.plurk.com/p/ocear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