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賽菲爾X遙凜][雨和醋(單篇完)]

雨和醋

*賽菲爾X遙凜

*送給基友,遙凜

*夢設使用遙凜本人的設定

雲端上的神殿位處高空,氧氣比起神社所處的高山更加稀薄,天之國的天使們對於這樣稀薄的氧氣習以為常,卻苦了只住過高山的遙凜。

即使來到天之國有一段時間,在王宮內只要再沒使用狐妖的妖力一爬多層一點的樓梯立即就會氣喘吁吁。

在遙凜本身的妖力並不穩定的情況下,妖力是能不用就不用,但好動的遙凜對於只能在雲霄上的王宮做靜態活動相當不滿,因為這會讓她不自覺想起被囚禁在神社的日子。

即使如此,遙凜並沒有說出自己的不滿,因為她明白賽菲爾公務繁忙,不能太過打擾。

所幸賽菲爾與遙凜心有靈犀,若公務或出差有空閒時間,賽菲爾一定會帶著遙凜出門。

天之國與地之國在兩國王子的努力下外交上有破冰的現象,賽菲爾與遙凜經常與地之國的迪翁往來,雖然不是外交上的正式來往,卻也造成了賽菲爾哭笑不得的結果──遙凜對於地之國的街道比天之國的街道還要熟悉。

這是很自然的事情,畢竟遙凜沒有翅膀,在都是浮空島嶼的天之國中,沒有翅膀根本不能行動。

但賽菲爾對於這點還是有點吃醋的。

鳥鳴聲是森林小屋裡的鬧鐘,陽光穿過玻璃照進沒有拉上的窗簾的房間。

早就清醒的賽菲爾看著遙凜的睡臉,靜靜的看著她醒來。

看過遙凜轉醒的過程已經無數次,賽菲爾卻捨不得移開視線。

只見遙凜的耳朵輕微的顫動,這是遙凜快醒之前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動作。

遙凜稍微睜開眼睛後,狐狸耳朵會稍微轉動,之後會毫無懸念的把眼睛再度閉上──這是在賴床。

遙凜半夢半醒的時候會習慣的找東西抱,當然,在床上最大的物體就只有賽非爾了。

遙凜毫無意識的抱住賽菲爾,而賽非爾這時候只要在狐狸耳朵上輕輕吹氣,遙凜就會立即醒來──用小動物炸毛的姿態醒來。

但是這個叫醒人的方式不能常用,否則會被遙凜用亂摸包覆著飛行羽的小翼羽骨的方式回敬──那是天使的羽翼最重要也最敏感的地方,給遙凜亂摸下去往往只會有滾床的下場。

平常的時候賽菲爾不在乎早晨的插曲,然而森林小屋是迪翁的地方,賽菲爾不太希望在這裡荒唐。

所以賽菲爾只是輕輕地搖醒懷裡的小動物,給了充滿愛意的早安吻,然後毫不意外地看見遙凜羞赧的神情。

「等等要去哪裡?」遙凜轉移話題的方式還是很生硬,略垂的耳朵與暼開的視線再再表明遙凜還在害羞,就算不看耳朵,甩來甩去的狐狸尾巴也表明一切。

如果是在天之國的王宮,賽菲爾不介意逗一下遙凜,然後間接把早晨滾床的責任全推給遙凜,然而這裡是地之國,賽菲爾已經開始後悔答應處處受到限制的旅行。

「這次前來地之國的目的是為兩國的邦交復活季做行前確認,是非正式的邀請,也是迪翁私底下招待我們旅遊放鬆。公務的行程會比較少,基本上都是自由的。想去哪裡都可以告訴我們。」賽菲爾把心裡的不愉快用完美的笑容藏起來。

縱使是精明的遙凜,在剛起床的狀態不會發現自己不是很愉快。

遙凜一聽行程自由狐狸耳朵就立即豎起來,在安傑悶壞了的狐狸總算可以到處走走看看。

遙凜對地之國的熟悉,部分來自於私底下給迪翁一些政治上的建議,而討厭外交的遙凜一般不會去人多可能遇到「名人」的地方,基本上因為清楚那些名流會去的地方,所以一定會往深山野嶺或是私人景點跑。

果不其然,遙凜點名的幾個地方都是人煙稀少的地方。

實際上,雖然遙凜自願幫忙天之國與地之國的外交,但這不代表賽菲爾會放心真的長期讓遙凜待在地之國,縱使他明白遙凜在地之國行動相對自由也不會做出背叛自己的事。

這次帶遙凜來地之國,主要就是留個心眼觀察一下,賽菲爾這樣說服自己。

吃過早餐之後,迪翁帶著賽菲爾與遙凜在森林小屋周圍走走逛逛,即使深山老林是遙凜十分熟悉的地方,對賽菲爾來說卻十分新奇。

古老的樹木上因為森林的濕氣爬上青苔,往上看,參天巨木的枝葉掩去陽光,卻不會讓光線過度陰暗,即使是在夏日的白天,氣溫依然涼的讓人發冷。

鳥鳴聲十分悅耳,這是遙凜熟悉的深山老林,曾經痛恨著囚禁著自己的深山與神社,現下卻又因為莫名的熟悉感與能四處行動的自由感而有些懷念。

距離遙凜上一次來地之國已經有兩個月了。

這一次點名的幾個地方,遙凜有稍微在兩個月前踩過點,主要是想給賽菲爾一點遊玩新奇感。

總不能一直處於被賽菲爾伺候的狀態。

遙凜用力的回想腦中兩個月前的所有景點資料。

這導致賽菲爾數度呼喚遙凜都充耳不聞。

「怎麼了?心事重重的樣子?」

遙凜直到被賽菲爾拍了肩膀才如夢初醒。

「沒有、沒事。你剛剛說甚麼?」遙凜朝賽菲爾露出一個掩飾的笑容。

賽菲爾看著那欲蓋彌彰亂晃的狐狸尾,他知道遙凜在隱瞞某些事情,心裡不知怎麼的更不愉快了,然而他沒有說出口,他只是笑了笑,隨便扯了個話題。

身為狐妖的遙凜對於深山老林的生態十分理解,再加上曾經踩過點,所以一整個空閒的下午,遙凜特別交代賽菲爾與迪翁換上輕便服裝,三個人帶著兩個扛專業相機與行李的隨從在林子間穿梭著。

賽菲爾與迪翁甚至遙凜都換上了綠色迷彩上衣。

只見遙凜運用著靈敏的聽力聽著樹上五顏六色鳥兒的位置,每當遙凜指向一個方向,那個方向必定有鳥兒在樹枝上,一路下來賽菲爾與迪翁都見到了只在地之國書上或照片裡出現的鳥兒。

數個小時後,活力充沛的遙凜一點都不像是養在天之國深宮裡的公主,她分辨何種土石能踩上去的經驗甚至比其中一名嚮導級隨從要老到。

幾個人商量著結束賞鳥,遙凜突然動了耳朵歪頭看向天空。

只見遙凜比了個噓的手勢,她慢慢地走向草叢後,一隻棕色狐狸立即從草叢中走出,兩人眼神交會了一下,狐狸向遙凜點個頭之後竄進林子裡消失無蹤。

「各位,等一下會有一場雨,根據剛剛走上來的路程下山途中就會淋雨,所以我建議先找個地方躲雨再下山。」

迪翁半開玩笑的道:「你不會要說狐狸有告訴你哪裡躲雨最近吧?」

遙凜點了頭,迪翁的下巴差點掉下來,饒是賽菲爾也有點傻眼,他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遙凜。

賽菲爾開始有點不安了,他知道遙凜先前的生活環境是這樣的深山,卻不想遙凜對於深山的熟悉比嚮導還要精深許多,會不會哪天吵架遙凜就這樣消失在地之國的深山中永遠找不到了?

賽菲爾掐熄自己沒來由的不安,他跟著眾人的腳步來到一處大樹群底下。

當眾人到了定點之後不到幾秒,雨聲瞬間變大,雨點滴落在林木間的迴聲的很是喧囂,林中卻靜的不可思議。

賽菲爾與遙凜待在一棵樹下,他張開翅膀避免遙凜淋溼,兩人一時無話,遙凜因為許久沒活動一下子擔任嚮導跑了一路已經累的夠嗆,就在賽菲爾熟悉的翅膀底下打著瞌睡。

賽菲爾近距離看著打起瞌睡的遙凜,一顫一顫的睫毛與聚起霧氣的雙眼很是可愛,而林中一場大雨的低溫也讓遙凜忍不住往賽菲爾懷裡靠。

最終,遙凜沒能忍住瞌睡蟲,大雨結束之後她還是熟睡在賽菲爾的羽翼中。

每當遙凜露出這般可愛又小鳥依人的樣子,賽菲爾總拿遙凜沒有辦法,來到地之國以來的醋意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抱著遙凜先行飛下山的宣示主權的成就感。

高空之中,遙凜悠悠轉醒,見賽菲爾抱著她飛行,她很是意外的眨著眼睛,卻被賽菲爾在眼瞼上的一吻強迫閉上眼。

「好好睡吧,這裡距離旅館還有一段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