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盧法斯中心][情人節賀文][守護]

守護  

*主線劇透有,時間線第七章湧泉之國迴天

*盧法斯中心

*情人節賀文

*女主德蜜特,只用名字

「所以我打算讓亞當跟德蜜特結為連理,共同統治夢世界,決定誰應該得到夢之力。」

清冷的風吹過墓碑前的花束,花瓣脆弱的飄在空中,隨著落葉被蕭瑟的捲走。

就像亞當的生命一樣。

鴉雀無聲的墓地裡,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後隨即爆出大量疑問。

無視於一一給兄弟們解答的弗雷伊克,盧法斯輕飄飄的諷刺:「有了這魁儡皇帝,大哥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毫不意外的被提醒注意用詞,盧法斯在心中輕輕笑著,一如他玩世不恭的外表。

至少聽過這一輪發言之後自己並不是沒有收穫。

盧法斯隨著眾兄弟退出墓園,「護送」德蜜特回到她的房間。

「吶~~公主殿下,統治世界多無聊啊?不如我們一起私奔吧?」

空曠的走廊中,盧法斯毫不意外自己的發言讓德蜜特停下腳步。

所以說,公主殿下眨著眼睛一臉意外的樣子真的是很可愛,如果…..如果……

盧法斯把不該有的念頭甩開,他察覺走廊遠處拐角有腳步聲,隨即拉過德蜜特藏在羅馬柱後面,並告誡她要是出聲就用嘴堵住她的唇。

伊薩克與弗雷伊克的對話讓盧法斯先是確認了一切,一個大膽的計劃在盧法斯心中成形,然而這計畫還要有護花使者安維在時間內抵達亞特拉斯才行。

提到結婚,這讓盧法斯不小心想起了今天是特別的節日,自己永遠也無法過的節日。

沒意外的話,身分不明的齊艾爾應該也會與安維同行,盧法斯先是用唇堵住德蜜特的嘴,雙手發力直接把人打橫抱起後,他壓制著想掙扎的德蜜特,慢慢地等德蜜特放棄掙扎。

德蜜特掙扎的時間很短,因為她想起盧法斯方才的警告。

對於短時間內就收斂力氣的公主殿下,盧法斯意外的挑了眉後,低語道:「不錯,還記的我說過的話,出聲的話我就會再次這樣做。」

對於盧法斯的舉動,德蜜特在回到房門後欲要出聲討公道,卻被直接推進房內,盧法斯的眼神讓德蜜特忘了言語。

那是盧法斯一直有著的意味深長的眼神。

偶爾會流露、但很快的會被玩世不恭的態度給掩飾過去,現在卻不同。

盧法斯至少用這眼神看著德蜜特三秒,而這三秒正是房門自動關上的瞬間。

那鳶紫的眼似是在告別一樣。

德蜜特不明白。

如果…..如果….

如果可以不做壞人,那方才公主殿下是否會聽出自己私奔弦外之音呢?

盧法斯快步的在走廊上走著,他碰了自己的唇,想著方才偷襲的舉動與無聲告別的畫面。

那名小公主並不蠢,她似是看懂了甚麼,什麼都沒說。

但盧法斯明白她什麼都不懂,她只是發現了自己的異樣。

───所以我打算讓亞當跟德蜜特結為連理,共同統治夢世界,決定誰應該得到夢之力。

───太超過了。

盧法斯早該發現的,自己的大哥弗雷伊克做著不切實際的皇帝夢,以往為了拯救亞當所做的一切看起來像是笑話一樣。

就跟最小的弟弟希里爾說的一樣,做壞人根本沒有勁,會被世界憎恨的。

但弗雷伊克做的又算什麼?

即使這是為了挽回自己家族的聲譽,雖然成功後,隨著結果不同可以粉飾被詛咒的一切與行徑,托爾克比爾,還是與以前一樣,是被詛咒的一方。

跟世界對著幹,他弗雷伊克可以做,但對於為了「大局」而犧牲一個女性的貞操,盧法斯不記得從小有被這樣教育過,特別是他們有個體弱多病的母親。

女性是該被疼愛保護的存在才對。

所以當盧法斯面對直接跟自己戰鬥的公主殿下,他不禁開始欣賞這名果敢的公主。

方才那三秒是永別。

盧法斯已經做好了被砍死的心理準備了。

壞人就得做到底,就得……被怨恨被詛咒。

盧法斯大聲笑著。

這下兩面不是人了。

亞當被公主殿下與沒有用的亞特拉斯王子拯救後,盧法斯更加確信了自己的計畫。

「光啊….」是不存在的吧?

盧法斯冷眼觀看著一切。

弗雷伊克一眼都沒看昏過去的亞當,與一如既往愚蠢想當祭品而腳步虛浮的伊凡,他看的方向是當皇帝必要的條件───德蜜特。

盧法斯在被弗雷伊克點名之前先行開溜了。

迎戰安維與齊艾爾的毫無疑問是最有幹勁最想表現的希里爾。

眾兄弟都同意了怎麼想都不對的計劃,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如果可以的話,盧法斯並不想名著背叛兄弟───畢竟除了弗雷伊克,大家都還是兄弟。

───先背叛大家的是弗雷伊克可笑的計劃才對。

護花使者一如預想的,因為消耗太多戰力所以不行了,盧法斯在安維要被希里爾砍死之際從灌木叢中衝出來擋掉希里爾的鐮刀。

希里爾被衝擊的力道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希里爾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盧法斯。

盧法斯笑得一派輕鬆,要安維兩人帶著公主殿下快走。

希里爾一向都不會明白自己在想什麼,盧法斯自己知道,他甚麼也不想解釋,因為方才的力道應該已經說明了一切。

視線與德蜜特交會的剎那,盧法斯用唇語說了:情人節快樂,我的公主殿下。

這是屬於盧法斯的浪漫,當壞人活該被憎恨、當叛徒也活該被處死。

安維眾人順著亞當故意要讓他們逃走而開的黃昏道路上奔跑,這邊的希里爾也發現了異樣,他同樣看見黃昏道路了。

希里爾從一開始就不想當被世界憎恨的壞人,他明白也當從一開始就是被強迫接受他人一定要活下來的願望而生,所以亞當開了黃昏的月之路也不算太意外,但希里爾意外的是,眼前明顯弱很多的盧哥。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希里爾腦中成形。

亞當才剛昏倒,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開啟月之路?

「盧哥!你!」

希里爾沒把話說出來,他明白要做的要演的像一點。

眼神交會瞬間,希里爾與盧法斯都明白了一切,也無聲的寫好了劇本。

盧法斯把一部分的夢交給亞當,讓亞當開啟月之路使安維三人能夠逃離,而正是這一部份的夢因為乘載的希望過大所以使得一切進行的意外順利。

無法宣之餘口的愛戀讓盧法斯把所有的希望都賭在這一齣上面,但他沒想到上天居然會幫助他讓希里爾這個眼中只有弗雷伊克目光的屁孩懂這一切。

盧法斯沒有「手軟」,在他「打敗」希里爾後,他這樣隨後往月之路的方向追過去。

我來了,我的公主殿下。

祝我自己情人節快樂吧,我的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