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弗洛斯特X自創女主][腦袋有洞系列][這不是我的公主番外_綑綁]

R18

弗洛斯特原本就已經知道德蜜特喜歡對自己惡作劇,娶到德蜜特之後,各式令人甜蜜的、好笑的、無奈的惡作劇在生活中一一上演,弗洛斯特偶爾會懷念未交女朋友前的清淨,但仔細想一想,自己的生活確實被妝點得多采多姿。

這天晚上,下了班的弗洛斯特依然抱著已經睡著的德蜜特入睡,而德蜜特在半夜醒來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弗洛斯特的氣息撓的她心裡癢癢的,但她知道現在已經凌晨三點把弗洛斯特叫醒來一發並不現實,且會影響到他隔天的工作。

所以德蜜特打開手機,在弗洛斯特懷裡看起謎片,當然她沒開聲音。而弗洛斯特也因為國政操勞一路睡到隔天早上。

為弗洛斯特更衣準備好早晨之後,德蜜特想起昨天晚上的謎片。不知為何,她突然起了想把弗洛斯特綁起來玩的衝動。

昨天晚上點開一個綑綁片,然後莫名被開啟一個新世界的大門,單純的…很想試試。

德蜜特邪惡的笑了,但是想要把弗洛斯特綁起來需要費一點心思。不過先做別的事等晚上來臨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今天晚上,弗洛斯特意外沒有加班。

天時地利人和啊!德蜜特這樣在心裡歡呼,她換上性感內衣,等著弗洛斯特到來。

弗洛斯特開門的時候,就看見美好而旖旎的光景。

燭光搖曳的房內,色調很是昏黃,燭光在玻璃杯上搖晃,反射的微弱的光芒,讓德蜜特整個人更有韻味。

一襲大衣遮住了曼妙的身軀,那白熀熀的大腿卻讓德蜜特的意圖昭然若揭。

「你回來了啊?」

原本還在醒酒的德蜜特上前擁吻弗洛斯特。

弗洛斯特以深吻回敬她,德蜜特一下子被吻的七暈八素,氣息變得十分紊亂。

「不先喝酒嗎?」 德蜜特這樣問。

「喝酒當然是一定要有的,只是呢…」他意味深長地看了德蜜特一眼,道:「看你的眼神似乎在盤算甚麼。」

「有嗎?」露出職業笑容的德蜜特心裡很毛。

「心虛了?」

弗洛斯特咬著德蜜特的耳廓,一雙手假裝無害的撫過德蜜特的身軀,伸進大衣把隱藏在性感內衣下的雙乳揉的不成形狀,他惡意的在乳首上輕捻,就聽見德蜜特難耐的喘息。

德蜜特有點無力的靠在弗洛斯特身上,弗洛斯特趁著德蜜特失神之際迅速扒了大衣,在大衣的口袋裡與性感內衣的吊帶上搜出玩具手銬與怎麼綁人的小抄。

弗洛斯特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德蜜特打橫抱起,小抄落在地上,而他把人丟到床上之後以力氣優勢把德蜜特的右手與右腳銬在一起。

德蜜特花容失色,但弗洛斯特並沒有往下行動,他悠悠哉哉的坐到椅子上喝酒,慢慢地翻著小抄。

「做了不少功課。」弗洛斯特這樣說著,他慢慢走回床邊對在跟手銬掙扎的德蜜特說道:「給你機會解釋。」

「每次都是你在服務我,所以我覺得我想讓你更舒適,可是我又怕你中途忍不住所以…」

德蜜特可憐巴巴的這樣說。

鬼才相信。

弗洛斯特在心理腹誹卻沒有當場揭穿。

「我看起來這麼沒自制力嗎?」弗洛斯特解開了手銬,嘆了口氣,道:「今天就讓你服務。」

德蜜特心下一喜,總算乎弄過去了,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弗洛斯特打的是秋後算帳的主意。

論體力,德蜜特還不及弗洛斯特十分之一,而方才也大致看過綁法,因此對於脫困,弗洛斯特有相當的把握。

弗洛斯特壓住德蜜特的後腦勺,激情的吻著德蜜特,而他拉起德蜜特的手示意他解開衣服,兩人的擁吻與弗洛斯特撫摸自己調情的手讓德蜜特難以正確摸到扣子,光是解開襯衫就花了不少時間。

「可不能在這時候想要了啊?」弗洛斯特戲謔的輕咬德蜜特的頸子。

身上的挑逗還在繼續,德蜜特告訴自己要集中精神,她忍著開擋褲底已經被觸及的敏感點電擊般的酥麻感,跪在床上將弗洛斯特的褲頭解開,然後拉開衣物,就見半勃的肉棒彈了出來。

德蜜特用力撲倒弗洛斯特,在弗洛斯特的配合下捆起他的手。

見弗洛斯特還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德蜜特心中來氣。

她慢慢的在弗洛斯特身上舔舐,手指捏起弗洛斯特的乳首與飽滿的肌肉。

然後她將手緩緩伸向全然勃起的肉棒。

德蜜特的手指在馬眼上輕彈著,以戲謔的語氣回敬弗洛斯特:「很精神嘛~」

被這麼對待的弗洛斯特理所當然的呼吸粗重,他努力的平抑聲音。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然而德蜜特的下個動作讓弗洛斯特很是訝異。

德蜜特緩緩移到弗洛斯特跨下,然後用自己的雙乳包圍住已經爆出青筋的肉棒。

「不是說了要讓你舒服嗎?相信我吧?」

德蜜特覺得這時候應該小心機一下才能讓弗洛斯特徹底放下戒心。

要害在細嫩的肌膚與富有彈性的雙乳被搓弄,弗洛斯特全程都看著德蜜特明顯害羞卻又不服輸的眼神,德蜜特被他那炙熱的眼神影響,身體的需求像野火般燒了起來。

德蜜特的眼神逐漸迷離,手上的動作卻沒有怠慢,弗洛斯特卻異常持久,肉棒上流出的體液都沾染了雙乳使雙乳相當潤滑,卻沒有射精的跡象。

德蜜特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在忍受弗洛斯特那侵略性的目光與身體的需求,為了避免主導位置被搶走,她索性低頭含住龜頭,以舌頭去刺激馬眼。

弗洛斯特很驚訝德蜜特會做到這個地步,視覺與觸覺的刺激之下他警告德蜜特之後便去了。

被精液沾滿臉的德蜜特有一瞬間是不知所措的,那無辜且徬徨的眼神又讓肉棒站了起來。

德蜜特離開床舖拿著紙巾臉的時候,她看見弗洛斯特在床上喘著粗氣。

然而這都不是重點。

健壯的肌肉隨著呼吸劇烈起伏,而燭光所映出的光影讓那肌理變得十分宏偉。然而弗洛斯特平時正經八百的面容上,被情慾所扭曲。

弗洛斯特那雙火紅的眼變得比平時深沉,而那喘著氣的薄唇以低沉沙啞的聲音喚著自己的名字。

性感又淫糜的情況讓德蜜特很有一種詭異的滿足感,原來自己平時在床上是被弄成這樣的嗎?

滿足戀人的感覺原來這麼好。

方才聽著弗洛斯特喘息的聲音身體也已經準備好了,而德蜜特沒有想太多,她扶著小弗洛斯特欲要做上去。

「等一下!會受傷!」

弗洛斯特看德蜜特沒理他,就換了個說法,道:「我想看你因為我還有你自己的手而情動的樣子。」

德蜜特愣了一下,不知出於甚麼原因,她鬼使神差的照做了。

纖纖玉手先是學著弗洛斯特撫摸自己的記憶揉著雙乳,弗洛斯特卻在此時出聲提醒該往哪裡才會讓德蜜特更有感覺。

德蜜特依著話語邊捻著自己的乳首,邊用另一隻手捻著下體已然抖擻的豆子,她挪動身體去用穴口蹭那根碩大的肉棒,難耐的發出喘息。

穴口漸漸地因為弗洛斯特的指令而氾濫成災,德蜜特非常害羞的將手指伸入自己的私處。

由於弗洛斯特在看,那種羞恥感並不是自己來的情況所能比擬的,身體深處更渴望的是弗洛斯特的愛撫,然而德蜜特不想洩氣,她也知道弗洛斯特在等她開口求他觸碰自己,因此她努力的照著弗洛斯特的話取悅自己。

終於獲得首肯可以坐上肉棒之後,德蜜特撐著弗洛斯特收縮的腹肌,因著弗洛斯特小幅度挺動的催促而換著角度刺激小穴。

這個姿勢頂的很是深入,德蜜特的動作不敢太大,因為已然受不了的身體會因為這樣而輕易高潮,她很難想像謎片裡的女優究竟是怎麼撐這麼久。

敏感點被刺激到的時候,德蜜特小幅度的慢慢去適應刺激,在弗洛斯特的催促下才將動作加大。

就在德蜜特淫亂的只注意到她的身體的時候,留了個心眼的弗洛斯特趁著德蜜特閉上眼睛享受之際摸了下枕頭後面。

德蜜特果然有更大的陰謀。

弗洛斯特在枕頭後面摸出手感疑似跳蛋的東西,他趁著德蜜特因為高潮失神之際快速擺脫繩索,然後迅速照著小抄的記憶把人綁起來,皮肉不笑的問:「這是甚麼?」

德蜜特花容失色,沒想到想要用跳蛋給弗洛斯特嚐嚐被榨乾的感覺卻被反將一軍。

「喔…原來你還準備了這個,看來你還挺用心的,我可不能讓你的苦心白費。」見德蜜特不回答,弗洛斯特自顧自地說,直接把開關調到最大,對著抖擻的豆子用力往下壓。

「嚶──、不、不要!」

隨著跳蛋的震動與弗洛斯特一下重插,德蜜特去了一次。

弗洛斯特原本因為德蜜特聽話且用心的表現想要饒了她,但摸出跳蛋之後她徹底收回這個想法。

弗洛斯特並沒有因為德蜜特高潮而停止動作,跳蛋仍停留在豆子上,而他用力地開始衝刺。

德蜜特邊浪叫著要弗洛斯特等一下,邊要弗洛斯特把跳蛋關掉,然而就在快要因為高潮失神的時候,弗洛斯特拿開跳蛋停了下來。

「啪!」

臀部被用力地打了一下。

然後是第二下第三下。

快高潮的身體因著臀部上的顫動而迫切的想要更多直接的刺激,而弗洛斯特也沒讓德蜜特失望,他又開始衝刺。

高潮卻因為弗洛斯特而遲遲沒有到來。

如此往復了三次。

「跟我保證不再打歪主意就讓你去一次。」

弗洛斯特深吻德蜜特懲罰性的輕咬德蜜特的舌頭後這樣命令。

德蜜特淚都飆出來了,然而因為被綑綁的一隻手與一隻腳而難以反抗。

因為沒有高潮而快要抓狂的德蜜特立即投降,然而當她如願高潮之後,弗洛斯特卻還是沒有放過她。

高潮中的身體很是敏感,無法承受任何的刺激,但弗洛斯特卻在此時用力的衝刺。

淫液都已經氾濫到床單上,弗洛斯特卻還是沒有收手的意思。

水聲與肉體撞擊的啪拍聲很是淫糜,求饒的聲音卻是如泣如訴,然而弗洛斯特鐵了心要德蜜特長點記性。

「在我射三次之前跟你真的長記性之前,我都不接受任何條件。」

一夜春宵,還長著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