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弗洛斯特X自創女主][腦袋有洞系列][這不是我的公主番外_驚喜]

*時間線為弗洛斯特與德蜜特結婚後的某個日常

弗洛斯特因著公務離開斯諾菲利亞,由於月亮道路形成的地理因素,因此出差的時間相當的長。

據弗洛斯特說,這是他的角色除了一國王子之外,是比較類似斯洛菲利亞的使節。

雖然沒有細問,但感覺起來是十分正式的公務,因此德蜜特沒有根據往例隨行。

而依據另一個斯洛菲利亞王城不能宣之餘口的常識,只要德蜜特有閒,就是弗洛斯特災難的開始。

這幾天,德蜜特一直與宮廷畫師和一些設計師忙進忙出,就在國王與王后終於為德蜜特有心學習培養第二專長而放下心之際,某天在王城花園內出現的一人高奇怪生物讓斯洛菲利亞的國王再度豆頁痛。

「所以這是甚麼?」

修尼看著眼前的德蜜特鑽進一個扁扁的棕色迷彩塑膠布中,德蜜特拉上拉鍊,然後塑膠布內備好的充氣機把塑膠布整個充氣,一個奇怪的生物就出現在修尼眼前。

大大的頭與嘴,有點粗的後腳應該是德蜜特雙腳的位置,然後兩隻短短的前爪應該是德蜜特的手的部分。

「這叫做恐龍喔!」

就算看不見德蜜特的表情,修尼也可以推斷那語氣十分興奮。

德蜜特請女僕拿來這幾天請宮廷畫師畫的侏儸紀世界的繪本。

修尼翻著繪本的時候,葛雷西亞也湊過去看,修尼問道:「這是你原來世界史前時代的生物啊!但是又沒有人看過恐龍的樣貌,怎麼會推斷的出來?」

「這個就是考古的技術了,是根據遺留在地層下的骨頭推斷生物的體積、大小與食性等等。」

德蜜特在執事搬來的大鏡子前邊練習動作邊回答修尼的問題。

修尼看著恐龍東倒西歪慘不忍睹的動作,道:「這種應該是給小孩的童話書跟故事吧?所以你想去孤兒院哄小孩嗎?」

「這也是個好提議耶!」

一直沒說話的葛雷西亞聽著這語氣,德蜜特顯然是沒有考慮過這選項,他對修尼道:「修尼,我們絕對要阻止德蜜特用這種…造型去城外迎接大哥。」

修尼的臉色變得十分微妙,他道:「你也差不多一點,雪之一族高潔的形象會因為你這樣毀於一旦。」

「我又不是雪之一族。我是特洛伊梅亞的。」棕色恐龍的頭四十五度轉了過來,因為德蜜特本身歪頭的動作有點歪斜。

「還不是都一樣!」修尼與葛雷西亞大聲的道。

「形象又不能吃,晚宴什麼的再撿回來就好了啦!」恐龍似乎是想做出蹲下撿東西的動作,然而那顆頭卻先碰到地板。

「啊…動作真的好難。」恐龍再度站起來,面對鏡子練習。

葛雷西亞扶額道:「她根本沒在聽。修尼你絕對不能淪陷,這次不能隨之起舞。」

修尼小大人似的表示明白,但德蜜特在心裡暗笑每次先投降的都是修尼,這一次當然也不會例外。

「修尼、修尼,陪我玩啦!我動作都練習得差不多了耶!」恐龍從那天起就一直跟著修尼。

「不要跟著我!」修尼鐵了心不理會德蜜特,他走遠了。

恐龍在三小時後換了個做法。

無論修尼到哪裡,恐龍都在後面放出疑似哀怨的視線。

「嗚嗚….修尼都排擠我…」

「修尼怎麼可以排擠自己的僕人….」

德蜜特偶爾會這樣可憐兮兮地說話。

德蜜特心裡知道修尼這個傲嬌其實只是放不下身段,從他的眼神來看他想玩的很,但德蜜特心知不能去孤兒院之類的地方用一群孩子帶動氣氛,這樣小大人的修尼會更拉不下臉。

又過了兩小時,修尼終於受不了這種視線,他站在花園中轉過身,示意躲在柱子後面的恐龍過去他面前。

「所以你這樣是能玩什麼?」

「修尼答應我了?」恐龍晃著前肢,畫了一個愛心,道:「我就知道修尼最好了!」

「才沒有!」修尼用不耐煩的語氣道:「我只是看你可憐就陪你一次,我事先聲明!一次!」

十分鐘後,動作靈活的恐龍與修尼在花園中追逐。

這樣的情景持續了三天。

從城下町回來的葛雷西亞看見這一幕直搖頭。

「我不管了。會發生甚麼事都跟我無關。」

第四天,德蜜特帶著繪本離開王城往孤兒院去慰問學童。

修尼待在花園中獨自一人的背影有點失落。

第四天過後,城下町內的孤兒院聽聞德蜜特做公益的風聲,無不滿心期待地等著德蜜特的到來。

「修尼、修尼,陪我去孤兒院啦~~」德蜜特從一間孤兒院回來之後,一直這樣央求耍脾氣的修尼。

「我這個大人才不要跟那些屁孩一起玩!要去你自己去!」修尼在走廊上負氣的一直往前走。

後面的恐龍屁顛屁顛的跟著。

「修尼好過分!所以我是屁孩囉?」

修尼聽到這句話終於回頭了,他一臉嫌棄的道:「原來你終於有自覺了啊!」

修尼停下來的瞬間,恐龍直接撲了上去。

「抓到修尼了,修尼明天陪我去孤兒院吧!」

「放手!我才不要!」修尼雖然一臉嫌惡卻沒有掙開德蜜特。

德蜜特無賴的道:「你不答應我就不放手喔!」

修尼沉默了一下,就道:「我知道了,我陪你去就是了。真是的,明明是大人你還可以這麼無賴!」

製造台階給修尼走的德蜜特暗笑著,計畫通!

城下町內的孤兒院全被德蜜特與修尼跑了一遍,德蜜特的恐龍因為反應良好且收到許多小學的請願書,連帶小學也被納入做公益範圍。

很快的就是弗洛斯特從國外回來的時間了。

深知德蜜特尿性的斯諾菲利亞國王與王后再三交代僕役們絕對不能讓德蜜特帶著恐龍裝去城外迎接弗洛斯特,德蜜特也坦蕩蕩的在那天穿了件小洋裝帶個隨身包包就出門了。

見德蜜特願意配合,僕役們都放下了心。

夜晚的風有點冷,德蜜特坐在馬車上在城外等待弗洛斯特,卻收到月亮道路因為月相的關係會延遲開啟。

「好無聊啊~~」

德蜜特下了馬車,出外走走,就受到小孩們的歡迎。

孩子們七嘴八舌地與德蜜特討論著恐龍,並用亮晶晶的眼神看著德蜜特。

德蜜特做了個噓的手勢,要孩子們先把她圍起來,她從隨身包內拿出塑膠布,讓比較矮小的孩子們幫她把塑膠布鋪平。

等到僕役們注意到已經來不及了,恐龍的娃娃裝已經被充滿了氣。

看見這一幕的修尼與葛雷西亞臉上已經不只三條線了。

但由於孩子們的歡呼聲,他們也不好阻止德蜜特。

恐龍與孩子們就在原地瘋魔了起來。

民眾爭相拍照,他們的吸引力全被恐龍與孩子們吸走,他們甚至沒有注意到遠方的儀仗。

遠方,弗洛斯特從月亮道路出來就遠遠的看見一隻奇怪的生物。

弗洛斯特在看見那隻生物的時候久違的想起了,娶了德蜜特後頻繁豆頁痛的感覺。

隨著恐龍的前肢一比,國民們這才注意到接近中的儀仗。

恐龍跑到路中間,對儀仗揮揮手。

孩子們也把事先藏好的立牌遞給德蜜特。

上面寫著:「弗洛斯特歡迎回家。by德蜜特。」

儀仗停下了,弗洛斯特下馬走到恐龍面前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所有國民全都安靜了。

「歡迎回家。」德蜜特用手肘撐著立牌,雙手畫了個愛心,俏皮的道:「喜歡這個驚喜嗎?」

弗洛斯特先是笑了笑,道:「我在國外的時候就聽說妳為孩子們做的事情了。辛苦了。」

「雖然說不上是喜歡,卻是永生難忘的驚喜。」弗洛斯特回答了德蜜特的問題,道:「好了,差不多該從布偶裝裡面出來了吧?」

弗洛斯特拉下布偶裝的拉鍊,德蜜特笑著再度說了:「歡迎回來。」

弗洛斯特為德蜜特整理了額前因為活動亂掉的碎髮,在德蜜特額上一吻,道:「我回來了。」

弗洛斯特在德蜜特耳邊以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小聲地說著:「許久不見又皮起來了。欠修理的話,等等馬上到床上整頓一下。」

「我才不是這個用意。」德蜜特的臉蹭的紅了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