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弗洛斯特X自創女主][腦袋有洞系列][這不是我的公主番外_冷涼的指尖(肉)]

*R18

*進入本篇之前請先閱讀 冷涼的指尖(上)(下),會更能理解為何女主這麼ㄎ一ㄤ。

靈感來自於我自己主持的安價:

https://www.plurk.com/p/nkllmk

正文開始

結婚後,日子一天一天平淡下去,斯洛菲利亞的雪景一成不變、夫君弗洛斯特也是一成不變的忙工作,百般聊賴的德蜜特在晨起後與斯諾菲利亞的國王王后請安之後,想起與弗洛斯特之間好久沒那啥,羞羞的事情不好宣之於口,而她又悶得發慌,所以她決定自己去城下町的便利商店買保險套。

是的,保‧險‧套。她並沒有計畫要這麼快懷孕,有些事情雖然沒商量但還是得說一下,好險兩人之間並沒有這麼多次,因為不是自己等太晚不小心睡翻就是弗洛斯特本人國政操勞不想要。

進入城下町,德蜜特帶著輕快的步伐哼著歌走著走著,身為王子妃的她出現在城下町原來應該是稀奇的事情,但因為她太親民,所有國民都見怪不怪。

於是她走進便利商店,但她陷入了一個瓶頸:她不知道保險套的size怎麼分。

於是,她聰明的想到,那就全部size都買一盒。

當她拿去櫃台結帳的時候,看到店員驚恐的神色,她覺得保險套跟衛生棉一樣沒甚麼,所以笑笑地解釋:「我不知道size怎麼分所以就全買一個。」

「狗仔在外面拍。」

店員深怕自己受到牽連,於是這樣提議:「要不您就這樣空手離開裝沒事算了。」

「奇怪,生理需求有甚麼好羞恥的。」德蜜特這樣子說,「而且應該早就被拍到了吧?」

皮習慣的德蜜特就光明正大的拿著保險套走了。

德蜜特前腳剛走,事情就傳到弗洛斯特耳中。

弗洛斯特黑著臉,究竟要多粗線條才會做這種事,於是弗洛斯特暗自決定既然德蜜特已經整到自己,那就好好整回去──騙德蜜特保險套上已經戳洞。

他整天因為德蜜特在城下町買保險套的事情再大臣面前抬不起頭,熬到夜晚來臨,他回房之後就見德蜜特在房間穿著黑蕾絲性感內衣色誘他。

雙乳被蕾絲邊微微勾勒,繞過乳首讓蕾絲在視覺呈現上水滴型,蕾絲向下延伸至開檔性感內褲,等同於一絲不掛的樣子讓弗洛斯特慾火中燒。

纖纖手指勾勒著早已配弗洛斯特熟悉的軀體,視線隨著手指移動,弗洛斯特吞了口水要自己忍住撲上去的衝動。

德蜜特有點驚訝地說:「今天怎麼下班特別早?」

她風情萬種地走向弗洛斯特,雙手搭上他的腰慢慢的滑到褲頭。

弗洛斯特心裡想要找機會讓她的視線遠離擺在在床上一字排開的保險套,就說道:「去放熱水,今晚我一定用力整死你。」

德蜜特笑了笑,去浴室放了水,她突然想到弗洛斯特今天下班特別早該不會是因為他早就知道自己買了保險套。

德蜜特後知後覺發現自己不小心整到人,她心裡覺得好笑,但她同時想到自己好像沒有惹過弗洛斯特所以不知道究竟砲火力道如何。

她突然覺得有點後悔,該不會真的被整到不能下床吧?

弗洛斯特這麼重面子的人被自己這樣搞,等等會不會對自己下催情藥。

不、天底下只有自己整人而沒有別人整自己。

德蜜特這樣對自己說。

被通知熱水放好了,弗洛斯特果然就拿著兩杯紅酒,德蜜特心生一計,她先假裝喝了紅酒再吻上弗洛斯特,在把嘴對嘴酒渡過去,如此一來起跑點就公平了,她暗自高興。

「要我幫你脫嗎?」德蜜特調皮地笑著把手伸向襯衫的釦子。

弗洛斯特一挑眉,笑道:「好啊。你今天倒是特別注主動。」

繁複的大衣雖然已經被弗洛斯特自己解下,但講究的襯衫仍是花了德蜜特不少時間。

而當那健壯的身軀逐漸露出來之際,德蜜特的臉不爭氣地紅了,但她還是告訴自己都做到這份上了不可以服輸。

弗洛斯特剩下一件長褲。

德蜜特彎腰去解下皮帶,那蟄伏已久的肉棒就在拉鏈被拉下、連著內褲一起被拉下的時候,彈了出來。

「欣賞你的表情也是一種趣味。」

弗洛斯特拉起德蜜特奪去她的唇。

呼吸隨著兩舌糾纏越來越亂,早就發熱的身軀互相摩娑著勾動天雷地火,弗洛斯特拿了花灑潑溼了兩人,氤氳的熱氣讓氣氛更顯曖昧。

沐浴乳惡意的被抹上肌膚,弗洛斯特那雙大手就在身上滑溜的遊走,熱、太熱了,德蜜特忍不住把身體貼上弗洛斯特從自己身上也抹了泡沫倒弗洛斯特身上。

而當雙乳被捏成各種形狀、乳首被觸及的時候德蜜特發出甜膩的聲音,她雖然不想服輸,卻不想在進入浴缸以前完事,所以只是回擊弗洛斯特的乳首。

兩人身上不一會兒就都是泡沫,德蜜特沖掉兩人身上的泡沫之後,弗洛斯特便抱著德蜜特進入浴缸。

「很進入狀態嘛。」

大浴缸內,弗洛斯特坐在德蜜特背後,他撥開德蜜特的雙腿直搗黃龍。

不同於水的觸感讓弗洛斯特明白德蜜特自己也很渴望被觸碰,幾近全裸的性感內衣稀少的布料此時正刺激著視覺。

手指深入密處的時候,被緊緊包覆著感覺十分舒暢,而德蜜特也伸手去套弄水中早已爆出青筋的肉棒。

兩人互相攻擊著對方的弱點,曖昧的喘息聲不斷,蜜穴進入第二根手指的時候,德蜜特終於受不了的央求弗洛斯特進入自己。

「身體好奇怪…我今天怎麼會這樣…..弗洛斯特、我、我想要你了!」

弗洛斯特從浴缸裡起身戴上保險套後又坐回浴缸,道:「自己坐上來。」

即使慾火焚身德蜜特仍是有點矜持的,她從沒這樣主動過,她嘟囔道:「可惡,對我下藥就這樣吃定我。」

說是這樣說,德蜜特已經忍受不住欲求,扶著肉棒面對著弗洛斯特緩緩往下坐。

肉棒進入體內的時候德蜜特簡直要瘋了,那種觸電般的酥麻感狠狠的折磨著自己,在前戲坐足的狀況下,她一股作氣的吃下碩大的肉棒。

原本預期德蜜特會慢慢地往下容納自己,超乎預期的身體刺激讓弗洛斯特再也忍不住慾火,壓著德蜜特的腰就開始抽送。

淫蕩的呻吟聲在浴室內特別刺激耳膜與情慾,弗洛斯特堵住德蜜特的唇讓自己冷靜下來,懷中人抽搐的身軀明顯就無法承受這樣的力度與頻率。

弗洛斯特調整著自己的步調,從德蜜特抱著自己的力道去判斷什麼樣的力度與頻率可以把她慢慢推向顛峰。

明白弗洛斯特在照顧自己的狀況,德蜜特送上櫻唇與弗洛斯特深吻。

穴內的侵略變的蠻橫起來,口中的糾纏也趨近白熱化,在燥熱的溫度中,兩人一起抵達巔峰。

身體被擦乾之後,德蜜特躺在床上休息,見弗洛斯特也躺上了床鋪,她就在弗洛斯特耳邊道:「都是你下了這麼母湯的藥,讓我還在那種狀態上。」

語畢,他用手指若有似無的在肉棒上碰觸。

果然弗洛斯特倒抽了一口氣,原本想放過德蜜特的他立即打消念頭。

「我並沒有下藥。是你今天特別淫蕩。」

弗洛斯特回敬了一句話,他已經習慣德蜜特從現世帶來的外星語,此時他不是很想明白母湯的意思,於是他直接戴上保險套把人壓在床上。

「等等啦,你不想知道這兩個字的梗在哪裡嗎?」知道是自己今日特別情動,德蜜特慌亂的找其他話題。

「這種時候還想搞笑你的腦袋構造果然異於常人。」弗洛斯特惡狠狠地補了一句:「今晚不僅要讓你下不了床,還要讓你再也買不到保險套。」

疑似是讓德蜜特懷孕的發言讓德蜜特心裡覺得好笑,保險套都已經戴上了難道還能懷孕嗎?

而且腳長在她身上他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怎麼可能買不到。

德蜜特用挑釁的眼神看著弗洛斯特,說:「多說無益,我們開始吧。」

大力頂入的肉棒讓德蜜特倒抽了口氣,她一瞬間有點後悔讓自己才高潮過的身體再高潮一次。

弗洛斯特把德蜜特的雙膝壓在她胸前,讓她呈現一個絕對被動的姿勢。

而這姿勢根據經驗是最容易找到弱點的。

「那裡不行!」

果然才過了幾十秒,被頂到弱點的德蜜特馬上顫抖著身體搖起頭。

弗洛斯特第二次之後都會特別持久,德蜜特卻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再也忍不住,然而出於不想太丟臉的無畏的自尊,她還是忍著不讓自己輕易高潮。

肉體拍擊引出的水聲很是淫糜,讓肉棒進出越來越順的體液顯示德蜜特很在狀態內,而那迷濛而帶著淚光的眼顯示她正在忍耐著高潮。

弗洛斯特也不為難她,他用著固定的頻率與速度讓高潮遲遲無法到來。

知道眼下的姿勢維持太久會讓德蜜特隔天不好受,因此弗洛斯特放開了德蜜特的膝蓋,將她的腿盤在腰後,進行另一波衝刺。

兩人忘情的深吻之後,弗洛斯特在德蜜特耳邊道:「其實我在保險套上戳了洞。」

德蜜特出於不想服輸的莫名倔強,她一直忍著身體的反應,而當弗洛斯特這樣說的時候,弗洛斯特並沒有停止動作用謎片戲碼逼她表態,她嚇得無法忍住身體的反應,先行去了。

「拔出來。」 身體緩過來後,她這樣對弗洛斯特說。

「為什麼不想幫我生?」弗洛斯特這樣問。

「第一,這是尊重問題,第二,我還沒準備好當媽媽。」

弗洛斯特離開德蜜特體內,道:「我沒有戳洞,只是試試你的反應。你的反應讓我得出你不夠愛我且沒有身為王子妃的覺悟。」

「我才沒有!」

德蜜特不明白為什麼心理上沒準備好當媽媽就要這樣被評斷,她是愛弗洛斯特的,她只是自私,所以天天瘋魔裝著幼稚讓弗洛斯特溺愛,她只是還想好好享受兩人世界。

她用棉被遮住有點發冷的身體,說了自己的想法。

弗洛斯特讓自己冷靜並想了想,他從這番話語中看見實際上正如他害怕德蜜特不夠愛他,德蜜特也害怕自己不夠愛她,所以才天天變著花樣瘋魔,一再確認弗洛斯特的愛情。

某方面,兩人都對彼此沒有安全感。

「我知道了,先睡吧。時間不早了。」 弗洛斯特沒有說出這些,他一如既往的在德蜜特額頭上一吻。

隔天早晨,陽光灑進室內的時候,淺眠的德蜜特便醒了。

弗洛斯特還沒醒,他眼下的烏青顯示他對於國政是多麼操勞,的蜜特想起昨天還沒和解的事情也不敢造次,她牽起弗洛斯特的手,靠在他懷裡意圖多睡一下。

半夢半醒的弗洛斯特今日特別淺眠,當他的手被握住的時候,他就醒了。

他深吻了德蜜特後,替德蜜特梳理額前的碎髮,凝視著她。

「昨天的事情,對不起。」德蜜特這樣說著。

弗洛斯特說起昨晚的判斷,又道:「我也欠你個道歉,昨天不該兇你,抱歉。」

「無論你怎麼惡作劇我都愛你。」

弗洛斯特的聲音因為晨起有些沙啞低沉,性感的聲線弄得德蜜特臉很紅。

「我也愛你。」

德蜜特實在太害羞了所以故作定鎮定的起身倒了床頭櫃上的紅酒,留一點酒液在口中,吻向弗洛斯特將酒渡了過去。

小口的酒被兩人喝下後,弗洛斯特也這樣回敬德蜜特。

兩人互相交換著紅酒氣息的吻。

「如果是這樣的惡作劇我不討厭。」

弗洛斯特捧著德蜜特紅透了的臉龐,吻上那微醺的唇。

興許是酒的關係,又或許是情意的關係,兩人的身體開始發熱,而吻也變的激情。

「你…你等下要忙國事、早上就別…」

弗洛斯特啃咬著德蜜特的耳廓,道:「還有一點時間,我們速戰速決。」

「等一下、不行啦!嚶──」

今天的德蜜特正常發揮了之後也被妥妥的寵溺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