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夢百][卡米洛X自創女主][過敏(完)]

過敏

卡米洛X自創女主

*一個對毛過敏卻愛上有毛(?)的天使的故事

*換羽毛季大沙雕

*慎

*女主名德蜜特,與鄉村愛情、這不是我的公主中個性設定均相同,與本文與此二作無任何關聯

*日覺劇透有

*OK就可以往下看了

月黑風高的夜晚,森林裡傳來不可思議的光芒。

短暫照亮夜之森的光芒逝去後,站在林中的一男一女默默而對。

男子似乎還在疑惑著自己的處境與遭遇,站在不遠處的女子卻忍不住打了噴嚏。

「啊!真抱歉,是我疏忽了。我的名字叫卡米洛。夜深了,如果會冷的話就請穿上我的大衣…」

男子解下外套上前為女子披上,女子打噴嚏的頻率卻越來越高。

女子用手帕遮住鼻子,艱難的道:「我叫德蜜特、哈啾、是特洛伊梅亞…..哈啾…」

卡米洛有點慌亂,他道:「糟糕是感冒了嗎?我立即帶你去看醫…」

德蜜特搖搖手,道:「我只是、哈啾、過敏體質…對、哈啾、羽毛、動物毛過敏…」

卡米洛很艱難的聽清楚之後,他立即站遠了,而德蜜特的噴嚏總算停下來。

德蜜特大口的呼吸,打噴嚏嗆的她的臉都紅了,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楚楚可憐。

「謝謝你,好多了。」德蜜特對卡米洛笑了笑。

卡米洛道:「原本也是我站太近造成的。為了感謝你喚醒我,若是有空閒請務必到我的國家作客。」

這是卡米洛生命中與唯一一個女人的初遇。

即使帶了過敏藥,即使在造訪奧爾畢特洛的時候全程戴著口罩,令人厭惡的過敏體質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意思。

造訪奧爾畢特洛的全程,都在打噴嚏流鼻水。

就算是現在這種緊要關頭也一樣。

「那個,我可以吻你嗎?」卡米洛神色看似鎮定但是德蜜特能明白她跟自己一樣緊張。

德蜜特點了頭表示許可,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表情。

正當卡米洛情不自禁的靠過來捧著自己的臉的時候,德蜜特打了噴嚏。

然後卡米洛把手放開站遠了,他馬上道:「對不起!我忘了!」

這是德蜜特頭一次這麼討厭過敏體質。

而卡米洛貌似很洩氣的樣子。

於是德蜜特拉下口罩、撐上卡米洛的肩膀、踮起腳尖在卡米洛的臉頰上一吻。

想當然爾,德蜜特馬上就轉過身打起噴嚏。

這是卡米洛難忘的初吻。

以上都是十分慘痛的經驗,過敏體質害人一生,卻阻止不了德蜜特與卡米洛的相戀,進而共結連理。

這是德蜜特在奧爾畢特洛的第一個換羽季。

是的,換‧羽‧季。

就跟鳥類一樣,為了保持飛行上的便利與安全,換羽是必須的,然而這卻苦了德蜜特與卡米洛。

先別說平時整理羽翼就會掉的羽毛,換羽季是隨時只要走路動到翅膀就會掉羽,而審判之國上下都是有翅膀的人。

長著翅膀的女僕怎麼樣也掃不乾淨房間,因為隨時她自己都可能掉羽。

所以德蜜特只能自己邊打噴嚏邊打掃。

這不打緊,畢竟掃地在原來的世界是已經習慣的事情。

令人難過的是卡米洛無法靠近德蜜特,因為一直打噴嚏流鼻水,所以只好分房而居,等換羽季過後再說。

由於皇宮到處都是落下的羽毛,因此德蜜特也不能走出自己的房間,連為奧爾畢特洛的國王與皇后晨昏定省都免了。

平時已經很克制的不要離德蜜特距離過近以免引起德蜜特不適,就連新婚之夜也只能在噴嚏連連的狀況下作罷,現下因為隨時會落羽引起過敏反應、連見到德蜜特都不行,卡米洛深深覺得,好像被排擠了───即使德蜜特並不想這麼做。

房間中,德蜜特開心地轉圈圈───好久沒有擺脫口罩、鼻涕跟噴嚏了!!

好久沒有直接呼吸了!!

雖然愛上了也沒辦法,但是隨時都在過敏也引起身體極大不適,眼下可以休息一下未嘗不可。

然而,在房間跳舞的一幕卻被遠處從空中只想一解相思之情的卡米洛看到了。

深夜十分,因為與卡米洛同房所養成的把棉被蒙在頭上避免羽毛刺激不適反應的德蜜特,今天依舊是這樣子睡著的。

空曠的走廊中,腳步聲幽幽傳來,卻沒被房中熟睡的人兒聽見。

房門被悄悄打開,進入一人之後悄悄關上了。

卡米洛輕輕搬了椅子坐在床邊,然後隨意從翅膀上拉起一根要脫落的羽毛。

他慢慢掀開德蜜特的棉被,然後把羽毛擺在德蜜特的的鼻子前面。

「哈啾!」

德蜜特在三十秒的到的時間醒來,她看見卡米洛拿著羽毛在自己鼻尖距離不到三公分的地方。

「做什麼啊!?」睡眠被打擾的德蜜特不僅有些惱怒。

她伸手揮開羽毛,又打了噴嚏。

「今天看到你在房裡逍遙自在的樣子,似乎很開心?」

卡米洛不帶情緒的聲音讓德蜜特看進那雙淺灰色的眼裡。

透過月光,德蜜特看見那雙眼中閃著寒芒,責怪、憤怒等負面情緒像火苗一樣燃燒著。

但是有起床氣的德蜜特卻沒有正確捕捉這火苗,她直接道:「不用過敏當然開心啊!可以直接呼吸多好啊…哈啾!」

星火以燎原之勢燒了起來。

卡米洛掀了棉被鎮住德蜜特的手腳,動作行雲流水間三秒完成,但羽毛也落了一床。

德蜜特不斷地打噴嚏,她沒辦法看清卡米洛的神情,因為這該死的噴嚏,她明白卡米洛不知道因為什麼在生氣。

她是知道卡米洛在生氣,但卻在得以思考前被強行吻上。

當然了,噴嚏與鼻水是不會放過德蜜特的,她想把卡米洛推開,卻輸在力氣差距。

呼吸因為噴嚏無法順利,又因為噴嚏德蜜特的身子一顫一顫的,她很快地就缺氧了。

被卡米洛放開的時候,她趕緊用手鉤來床頭櫃的衛生紙擦了鼻水。

德蜜特被過敏弄得淚眼汪汪的,卻無法引發卡米洛半點同情心。

「你、到底、哈啾、怎麼了?」

德蜜特連話都無法好好說,卻在下一刻被卡米洛掀了睡裙。

「一個人在房間倒是挺快活的!怎麼一看到我馬上難過了?!」

卡米洛慢慢地說,德蜜特因為過敏原一直打噴嚏,自然就無法阻止卡米洛扒光自己的行為。

「等、等一下…」德蜜特因為打噴嚏完全沒有話語權,她恨極了自己的症狀,在卡米洛重複第二次一樣的話語的時候,她總算明白卡米洛在鬧甚麼彆扭。

一絲不掛只剩下一件內褲的德蜜特狼狽地縮著身體打噴嚏流鼻水,但她卻被卡米洛硬是制住四肢,身體不斷地顫動。

「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德蜜特突然發現自己開始喘不過氣,即使已經接受治本的減敏療法,醫生仍是警告過德蜜特不可太過接近過敏原。

剛剛羽毛直接被放在鼻子前的舉動大概已經吸入了過敏原,漸漸地造成呼吸困難。

卡米洛見這反應不對,他趕緊開了燈。

在床上的德蜜特躺在床上掙扎著大口的呼吸。

「不、不能呼吸…」

卡米洛用棉被把德蜜特裹起來後叫來了女僕,並差了御醫。

經過急救之後,差點休克的德蜜特虛弱的躺在床上,而卡米洛一臉自責的做在距離德蜜特床邊五公尺的椅子上。

德蜜特因為急性過敏而雙眼紅的像兔子,德蜜特的呼吸漸漸順了,生理的不適卻不仍讓她好好休息。

卡米洛低著頭,道:「對不起、我真是太差勁了!你想怎麼罰我都行。如果…你要因此取消婚約我也不會有意見的。」

德蜜特的臉色很是蒼白,她紅腫的眼睛看了過來,卻是滿滿的笑意。

「我知道你有一種被排斥被冷落的感覺,換做是我,大概也會做一樣的事。」

德蜜特從被子裡伸出手道床沿外,卡米洛卻猶豫著要不要握上去。

「這樣的我,真的可以嗎?」卡米洛的聲音在顫抖。

德蜜特點頭之後,卡米洛用雙手握住那隻手,他蹲下身,虔誠的用額頭靠在手背上,道:「別這麼溫柔,我會更愧疚。」

德蜜特想笑卻在咳嗽,卡米洛想上前卻礙於自己身上的羽翼而不敢更靠近。

這是卡米洛頭一次這麼恨自己擁有這審判之國的象徵。

「我去找醫生!」

「不、不用。」德蜜特順過氣之後,道:「你啊,真的愧疚就一輩子寵著我吧。」

淚滴自天使的臉龐滑落,晶瑩剔透。

「我居然被你赦免了不可饒恕之罪。」

那淺灰色的眼中,是滿滿愧疚,愛意因著這情緒像是海水般洶湧,然而說出來的話語卻是無比堅定,卡米洛牽起德蜜特還在床沿的手,在手背上一吻並起誓。

「我卡米洛以奧爾畢特洛的王子之名發誓,我會永遠守護著你,並且盡到丈夫的義務疼愛你、呵護你,即使解除了婚約以後誓言依然有效。這份誓言持續到我卡米洛身亡為止。」

德蜜特點點頭,用了力氣去握住卡米洛的手。

減敏療法持續了一年,在此期間,為了有效控制感染源,也因為上回的休克事件讓醫生堅決了態度,不讓任何有過敏原的物品被夾帶進入德蜜特的生活起居之中。

在醫生的勒令之下,德蜜特整整一年都在接受減敏療法無法出門。

卡米洛特意為德蜜特雇用了一批沒有翅膀的醫療團隊與僕從,照顧德蜜特的生活起居。

比起以前消極的投藥,近一年的環境控制讓德蜜特的病情有了有效的進展。

在減敏療法完成後,逐步地暴露在過敏原之下也是必要的過程。

即使好過隔著窗戶說話,兩人依然對只能相距五公尺的守活寡感到寂寞。

而今日,是兩人終於能夠近距離觸碰彼此的時候。

德蜜特緊緊的抱著卡米洛,埋在卡米洛胸前不說話。

「真希望時間就這樣靜止。」德蜜特喃喃的道:「一天只有十分鐘也太嚴格了!」

卡米洛撫著德蜜特的背,道:「治療結束之後就可以隨心所欲了,再忍耐一下。」

卡米洛在對德蜜特說話也像是對自己說話。

手機定時的鈴聲響了,兩人依依不捨地放開彼此,時值盛夏,卡米洛在離開前再三叮嚀德蜜特不許偷吃冰。

門關上了,德蜜特把額頭靠著門板,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她在卡米洛面前總是表現的很堅強,偶爾說些任性的話語,但這樣的煎熬,實在超過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德蜜特背向門板,坐在地上將臉埋入膝蓋。

卡米洛看著關上的門,佇立在門口不願離去。

靠著驚人的自制力,卡米洛一直提醒著自己,只要是為德蜜特的健康著想自己什麼都願意配合。

但是,德蜜特眼中清晰可見的寂寞與自己澎湃的情感讓卡米洛難以招架。

他伸手覆向門板許久。

卡米洛聽見了細小的聲音。

起初他並不確定是甚麼,凝神傾聽,發現是門板後面傳來的。

「德蜜特?」

門裡面的德蜜特一個激靈趕緊擦去眼淚,她想假裝沒事,淚水停不下來,她盡量保持聲線正常,問道:「什麼事?」

卡米洛聽出了哭腔,他的心臟像是被人緊緊掐住那樣難受。

但是他不能開門。

「你在哭嗎?」

「沒、才沒有…」

遠處觀察許久的執事趕緊差人請了醫生。

「對不起…我在門後陪你好嗎?」

「就說我沒哭!你還有政務吧?去忙吧!」

奧爾畢特洛的宮廷醫師很快地飛了過來,卡米洛看著醫生沒有說話。

他看見醫生緩緩地嘆氣,道:「今天可以破例,只是公主殿下要多挨一針。」

卡米洛說了聲謝謝,開了門緊緊擁住坐在地上的德蜜特。

相戀的人緊緊相擁。

即使兩人還有許多要克服的難關,牽起就不曾放開的手必定能越過險阻,白首偕老。

(完)